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青菜西施

作者:落叶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3-10-18 阅读: 在线投稿

菜场有我不少点头之交。虽说是点头之交,但是我跟他们微笑打招呼的频率比之与我最好的朋友,要高得多,尽管我不知道他们任何一位姓甚名谁家住哪里。进菜场后第二家肉铺,夫妻俩的儿子在廊坊的导弹学院,今年大四了;朱鸿兴净菜店对面的青货摊主,是个孝顺贤惠的媳妇,一直照顾中风的婆婆;水产摊位尽头卖虾的中年女人听口音是淮安一带的,她的手腕处竟然拙劣地纹着五颗骰子,也许二十年前是“叱咤风云”的太妹;卖豆制品的老徐是董事长级别的人物,他在四个菜场有摊位,忙不过来;徐师傅的对过,是一个见到我就叫“老乡来看看”的女人,吵架是一等一的好手,特别喜欢向我推销她的番茄。因为有别于这个城市其他地方的生硬与冷漠,每次进了菜场,我的感觉总是不坏,即便知道他们会多少短我一点秤。

  青菜西施新来不久。她的摊位,以前一直属于一个卖小龙虾和水产品的女人——龙虾西施。龙虾西施瘦小清秀,略施粉黛。她拣龙虾称得上迅捷,掐头去尾,三花两绕,还不耽误继续招徕其他顾客,简直如娴熟的盲打。我烧小龙虾的手艺自诩不赖,曾和她探讨过龙虾的烹饪技巧,恰如高手过招,她见我专挑青壳龙虾就明白我也是业内人士,马上亲热起来,从不短斤缺两。也许生活起了变故,后来她不知所终。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卖青货,青菜尤其好,不足两平方的摊位前经常有人排队,弄得旁边的同行高声叫苦。冲着她那菜,我把西施的雅称留给了她。

  菜场这样的市井里常有高人,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生活智慧。因此见着抢青货的,我一般都要瞧个究竟,试图弄明白好在哪里。就我所见,偌大的菜场,论卖青货,这一家生意最火爆,原因简单,货好。现在的人多精明啊,只要货真好,并不嫌贵,尽管嘴上心疼得厉害。

  青菜西施的销售绝招是只让不超过百分之十的价格,理由是自己的青货都是自己天不亮就起来采摘的。因此她的青菜白菜萝卜,常常连着根卖,根上沾着新鲜湿润的泥土,这样的泥土很有说服力。我偶尔晚起,到了菜场,她已经在忙着收摊子了:对不起啊,明日早来!我一直在她那里买青菜,常常是清炒,或者做菜饭,很香,有淡淡的甜味。

  她的摊位在菜场口边,很多回她称好了菜,我付过了钱,并不拎走,嘱她先放在身后,待我逛完菜场出门再拿。就在这一递一接之间,我发现她的左手食指缺了一节。现在当然痊愈了,可是已经痊愈的印痕还是让我感觉到它当初的断裂是干净利落的,并不像是事故造成的那样仓促潦草。所以我有一次忍不住问了,我以为这样唐突相问会使她受窘,她却大方,说是刀砍的,又说是自己砍的。我当然表现出惊愕的样子,于是她说,十几年前为了劝老公戒赌,我一菜刀剁掉一截手指。我跟他说,如果你还赌,下次我就把自己的手剁了!

  她卖青菜时,会很自然地把成色不好的菜叶掰掉;称好之后,会顺手拿一把葱,和菜一起放进袋子里。偶尔没有角票零钱,她会说我天天在这里。所以她的生意,菜场第一是应该的。

  • 上一篇:阅读空气
  • 下一篇:轻不可闻的叹息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