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小说欣赏 > 文章内容

红色黑茶山

作者:落叶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4-12-26 阅读: 在线投稿

从兴县县城东折几十公里,便是黑茶山。夕阳映照下,孤零零的村落阒寂无人,只见纷纷凋谢的杏花飘飞满地。这是座呈南北走势的山峦,位于吕梁山脉的中北部,地跨吕梁的岚县、兴县和方山三县。

黑茶山段在兴县最为著名。从城西晋绥革命边区纪念馆三岔口路转弯进入康宁镇,继续向东,到了东会乡时就能望见一座挺拔如松,连绵不断,山连着山的古林,这便是黑茶山兴县段。每当春夏之季,黑茶山常被阴云遮蔽,迷雾笼罩,雨帘掩盖。远观之下,犹如隐藏在深山老林中的一座千年古刹。黑茶山的主峰笔架峰,山势雄奇峻伟。山间长满古树,松柏苍翠,素以“山高林密”而著称。

在黑茶山的山麓下,一座乳白色的宏大建筑“四八烈士纪念馆”静静地矗立在地。他像一位边疆战士一样,昂然挺立在吕梁山脉之中。纪念馆的下方,是东会乡庄上村。村庄的四周,一片片的落叶松将它掩映在密林中,只有一条蜿蜒如蚯的山路绕着整座黑茶山盘旋而上。黑茶山主山体的道路两侧,油松、山杨、白桦、云杉、黄刺玫、山西杨遍山漫野盛放。流经县境的岚河和湫水河交相环绕从它的身旁缓缓流淌而过。主峰笔架峰,犹如老龟背佛,异常的陡峭崎岖。远远望去,又像蟾蜍叫天。远近相看之下,落差感明显的不一样。在黑茶山的山脚下,还有一座“烈士祠”,它与“四八烈士纪念馆”遥相映衬,形成了错落有致的东会古林风景。

这座“四八烈士纪念馆”和“烈士祠”都是为了纪念在“黑茶山空难”中为党和人民牺牲的中国早期共产党人王若飞、博古等人。建国后,国家和政府重新对其筹建,继而建立了这座红色的纪念馆。在晋西北这片黄土地上,黑茶山“四八烈士纪念馆”和蔡家崖“晋绥革命边区纪念馆”,这两馆相对来说,那都是很重要的,意义非凡。在黑茶山主峰笔架峰峰巅,还坐落着一座“岱王庙”。对于这座庙的来源,颇为显得神秘。每年农历四月初八日是岱王庙庙会,这时候,清明初过,正是小春天气,山野里一片嫩嫩的新绿。云杉和白桦林耸立在林中,褐马鸡,金钱豹此时就会出没。往往这时候,正是一年好风光。岚河和湫水河冬冰消融,春水顺着黑茶山直流而下。一条条溪涧,溪水淙淙温顺般流过黑茶山畔的庄上村农家。生活在这里的农家,远离了县城的喧哗和嘈杂,一年四季都平静而过。到了春天,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时,冬眠了一冬的人们,推启了窗户,站立在窗下凝眸远视黑茶山的春色。间或乍暖还寒时,阳光冒出了树梢,村民们就会把往年的谷物,衣服都拿出来晒晒。小春三月,春风柔弱,鹅黄嫩绿点缀着晋西北的黄土地。到了雨水季节,细雨飘洒时,透过细密的雨帘相顾,黑茶山被细雨遮得朦朦胧胧。谷雨一过,山道上就会看见下地劳动的农人。这时候,山桃、山杏花绽放,白得似雪,红的向霞,一派春季的乡野风光。

黑茶山是吕梁山脉南北延伸的一段,除了它,在这条山脊上还有南阳山、白龙山、芦芽山等。但在吕梁境内,却只有黑茶山一支独秀。其次,才是南阳山。黑茶山山高林密,植被繁茂,飞禽走兽应有尽有。这么大的林区村落,管理这片林区的却只有几个本地庄上村护林员和管理纪念馆的老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牛是“四八烈士纪念馆”的管理人员,兼做护林员志愿者。他是个红军老战士了。曾参加过无数次的激烈的战斗,据他回忆,当年在山西太原盆地上“忻口会战”时,他在一次排雷过程中,一颗哑雷爆炸,把他炸成了残疾。革命胜利后,他光荣地衣锦还乡。纪念馆落成时,县政府把他调来纪念馆参加了工作,而他的儿子牛立秋也沾了他的光被分配到县文物局。老牛对于这份工作,非常的满意。因为在这里他守护的是曾经在光荣岁月里为祖国和人名牺牲的民族英雄。来这里工作,并非一般人能来。老牛算是为祖国的和平做出过贡献的人,县里这般安排他定是想到了这点。否则,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能进来。而黑茶山下的这庄上村是纪念馆脚下的僻静村落,它见证了“黑茶山空难”的始末。老牛来到纪念馆工作,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一干就是好多年。这些年来,他不但管理纪念馆,而且还与庄上村的护林人员一同守护着这片红色土地上的森林。

老牛的儿子在县里文物局工作,还当着个不大不小的官,平常里也没有时间来与自己的父亲相聚。老牛深知儿子工作繁忙,便也从来没有强迫儿子来看望他。一年之中,除却中秋节,除夕外,便很少见得上自己的儿子。要是实在太想了,老牛自己可以去县城的文物局去探望。其余时间段,老牛都是和庄上村护林人员闲谈阔论。每到镇日长闲时,老牛总是要去黑茶山周遭看看。当他目睹着岁月轮回,春秋更替下的黑茶山时,一时伤感重重。他无意识透过指缝间的缝隙,眺望整座黑茶山。眼帘尽处,山畔的果林中,散发着果子成熟般的香味。远处山连着山凸起的峰峦,正仿佛雄姿英发。老牛猛一抬头,就看见翠妞摘完果子,正挽着一篮子鲜果,悄悄地离开了果园。金秋的黑茶山原野,散发着丝丝缕缕令人心醉的香。跨过村里流淌着的小河,一排淡黄色矮墙,在落日残阳中,显得愈加明朗起来。庄上村老支书家边上的驴子在土坯院墙外,悠闲自在若地停步昵视。裂了缝的院墙上挂着几串刚刚从田野里收回来的玉米棒子和几缀苋菜。翠妞急急忙忙地把手腕上的果子篮子放在了院墙基旁的石头桌上。一阵金秋的风拂过苍苍莽莽的原野,天色向晚,果子红般的霞光渐渐变的黯淡无光。她仰起白灵的手,挡在眼边,朝着远山望去。

老牛认识翠妞的时候,翠妞还是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子呢?那时候,翠妞的祖父还在人世,家也没有这般光景。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水平渐渐提高。受益了的老牛经常教育来纪念馆参观的后辈们说:“在他们的年代,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往往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吃顿白面饭还得等到除夕过年时才能吃上。”说这话时,狗娃子会噗呲一笑。老牛拽起扫把就冲狗娃子扔去,翠妞则捂住嘴儿自个儿偷偷作笑。庄上村的年轻一辈,跟老牛混的最熟的也是翠妞、二蛋子和狗娃子。翠妞、和二蛋子是地地道道的庄上村人,狗娃子则是黑茶山畔临县白文镇人。这白文镇是临县的北大门,与兴县毗邻而连。虽说黑茶山在临县境内也起伏连绵,但是其山体主要还是落在了兴县的东会乡。 时隔多年,翠妞和二蛋子从小屁孩逐渐成长起来,容貌蜕变的都不是小时候那般的丑了。

翠妞是村支书白明旺的闺女,白明旺对翠妞又疼有爱。狗娃子经亲戚介绍来到了黑茶山下的庄上村村兵连处做一名志愿者,他来的时候,翠妞的个儿已经长的高高的了,辫子也扎了起来。白皙的皮肤里隐隐地透着一股红润,狗娃子打第一眼看到翠妞时,便情窦初开,心花怒放了。只可惜,盘问了老牛之后,得知是村支书白明旺的闺女后,就再也没有敢想过那件事。狗娃子来到庄上村,翠妞的村支书老爹把他安排到了纪念馆与老牛同住。这样一来,不但可以缓解老牛孤独无依的落寞之心,还可以协助老牛共同管理纪念馆。如此一来,一举两得。老牛大大方方地接纳了这个年轻能干的狗娃子,他把骨子里的对党的忠诚观念讲给狗娃子听。每当夜幕来临时,狗娃子站立在黑茶山畔,抬头会仰望天空清澈的如水的繁星。这时候,明月的辉光洒泻下来,照射的黑茶山山麓下的溪流闪烁如银。热天季节时, 翠妞在蛐蛐的鸣叫声中,将薄薄的裤腿向上挽上几层,脱掉了鞋子。明月柔和的光晕静谧地洒在了岚河,远山的溪涧里,清泉潺潺,在碎石间流淌。河水晶莹清澈,月光浮在河面上,一闪一闪地摇曳着波光。

翠妞光着脚,赤足向河岸的滩边走去。晚风喣暖,匀净细软的河滩上,渐渐地嵌上了一排深浅不一的脚印。突然,她回头望了望身后,浅浅的水向她涌来。渐渐的,黛色山峦暗了下去。岚河河水,淹没了所留下的脚印。

纪念馆的院子外面,直直长得一排的大槐树。每年及至秋末冬初,叶子落光时,成群结队的啄木鸟会来此相聚。秋忙结束后,广袤的田野还是金黄色时,山峦开始逐渐呈现出了土黄的颜色。每年这个时候,庄上村人也闲了下来。这时候冬季的寒流来临,家家户户也便围炉蛰居于室了。大地的冰冷,把远山上一层层的梯田地冻的片片皲裂。初雪降落后,小孩子们在院子里堆起了雪人玩,偶尔了也会故意躲开父母跑到空阔的四野去滚雪球。稍微大点的,则在雪地上扫开一小片,撒一、两把小黄米,然后在小黄米的上方,支一个竹篮子,继而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小心翼翼地拴在竹篮子的下方的小短木上,人则远远地躲在一旁,静静的等候来偷吃米的冬眠的鸟儿们。这种雪地里套鸟的方法,是庄上村村里老辈们教的,时灵时不灵。关键在于掌握好时机,会掌握时机的,只待手中绳子轻轻一拉,鸟儿就套住了,不会飞走了。不会掌握时机的,往往是由于心里心急,还没等鸟儿钻进去,就拉下了绳子,这时候,鸟儿一受惊,就飞走了,套丢了,结果是竹篮套鸟一场空。这都是儿时的往事了,此刻狗娃子回想起来,亦觉得十分开怀乐笑。

白雪纷飞的冬季,在昏暗的灯光下,老牛细细地翻看着发潮的笔记本。狗娃子默默地守候在老牛的身旁,看着老牛聚精会神地一页页翻看着笔记,心里兀自打起了盹。当老牛看到“黑茶山空难”时,狗娃子终于打断了沉寂的氛围。“牛大爷,“黑茶山空难”是怎么回事。您能告诉我吗!”老牛缓缓扬起了身子,看了看身旁的狗娃子道:“那是件非常难忘的事了,你想听牛大爷就讲给你听。”紧接着老牛就把当年国民党叛变,中国共产党叶挺等人飞机失事撞在黑茶山的那件事从头至尾地说给了狗娃子。此时的狗娃子,他只手托腮,望着灯光中无比祥和的老牛,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当年黑茶山烈士的伟大壮举。“黑茶山空难’讲完后,老牛紧接着又给狗娃子讲了自己亲身参战的经历,他把“平型关战役”和“忻口会战”两大战役向狗娃子娓娓道来。狗娃子只听得这等大事,定是异常的艰难。从老牛平和的话语中可以听出,那是段苦难的岁月。老牛抹了一把苍老的脸颊,眼眶边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款款流下来。老牛的这一举动,无疑证明了那真的是段不谙的苦难岁月。狗娃子静静地保持沉默着,似乎不想打乱此刻老牛伤感的回忆。可是,时过境迁,这一切到底该去怨恨谁去呢?

春月溶溶,照着梨花小院。银辉款款泻下,一涓春月点破了黄昏,溪边昏暗的夜色,经明月一照,登时变得明晃起来。对面的山峰,青色覆盖周身,夜间却黑突突的,什么都看不见。狗娃子独自徘徊游荡在溪边,惟想闲暇时,在静静的小河边,掬水捧月,嬉戏于夜阑人静。一个人徜徉在广袤的天宇中,任听一湾浅亮亮的溪水,让滢滢明月流进了去。不想去想什么,只想沉浸在氤氲的雾流中,放眼着无边无垠的夜月,任其苍苍茫茫。或者,借机趁即散的天际橘红,用心感受着残霞叆叇如烟。少顷,或俄而,不经意间,却洒满了岸畔时隐时现的云影。他倚靠在纪念馆的大门外,只见黄泥矮墙下,红眼睛兔子嘴对着嘴啃着刚刚从菜园子里摘回来的青菜。新雨初霁后,青菜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雨水。兔子们头一扬,青菜上的雨水都洒在了菜埂边。彩虹初开,光怪陆离。登时,白兔子把嘴一撅,朝着彩虹奔跑而去。地面上,青菜落在了雨水上,溅起了无声无息的时光。宛若岁月深处,仿佛什么都不曾有过。

在春天阳光照射的树林间,栓个秋千,闲来晃荡,聆听来自天籁中的各种声音。庄上村岚河边的木桥,萦绕在晚烟中。桥下方的水车,在风中转了起来。水车是汲水的用具,当岚河河水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岚河边上的水车就会被流动的水流带着旋转起来,这时候,细长的水流穿过水管,向着黑茶山林区流去。在黑茶山上,有一片天然草场,草场上又有一水池,名叫饮马池。池中之水,多半都是来自这岚河的流水。老牛对这片水池看管的比较严格,他不会让陌生的人轻易去这儿的。这池水,清澈甘甜,遇到干旱年份时,这池水便能灌溉黑茶山上的林木花草。

没有人会糟蹋这池水的,这池水好像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谁也不忍心把这样一池清澈的水给玷污了。就连翠妞和二蛋子都不会再下水摸鱼去了,因为有过一次的教训,不再敢了。那时候饮马池中的水并不是很深,最深处也就是及膝。天热时分,二蛋子和翠妞在红石崖的树林中洗完森林浴,便跑去水池中摸鱼。一下午时间把池里的鱼摸了个精光,可害得老牛心疼吧!那之后,老牛在庄上村大高音喇叭上广播了要“热爱自然,与自然做朋友”的播言。

从那时候起,饮马池中的水渐渐多了,没有人再敢下去摸鱼了。一年四季都直流自满,仿佛与外界与世隔绝。每年的立春过后,正当莺啼燕语,百花盛放时节。庄上村的孩子们统统退去棉衣,换上春装,到田野处踏青游玩。冬雪刚刚融化,新芽露出地面。春水潺潺,聆听起来十分恬静优美。的确,春后,在庄上村里煞是好,择个暖阳高照的日子,乡亲们出来聚在一起,各自述说着这一冬天里最美好的祝福。女孩子们也迷人多了,她们终于可以退去了那一身棉衣了,又展露出了那一副如柳的身段。父母们也闷在家里头晕了,也出来看看这美好的春天。这时候,老牛蛰居一冬,心情也变得寥落了。因为久居东会乡里,闲来无事,总是怨春无语。听着帘外东风细雨,耳畔阵阵轻雷,老牛也很期盼新春伊始。

适逢春社,春打二月头,鲜嫩的新芽悄悄吐绿。冰雪消融了,又是一年春机盎然的新春。偶尔一阵轻寒袭来,会令人依觉春寒犹在。沿着河岸走时,或许还会看到一痕残雪。

尤其在乡野外踏青,相约几个要好背上干粮、水等,走进深山老林。目睹着静水流深的谷里,大伙可以大声呢喃春天的迟迟来。这一途,间或枝头有蝶戏杨柳,鸟儿啼叫,展开它那娇小的身躯和那自然美丽的喉咙。走至河边,卸下随身行装,大伙下河掬水嘻戏,各自泼洒着。春社后,山谷里汇聚了各种声音,草儿的生长声,布谷鸟的鸣叫声,柳儿的发芽声…

翠妞的父亲是庄上村的“秀才”,曾饱读过诗书。翠妞经常可以背诵几首唐诗宋词,拓宽下自己的知识。但是时逢春雨时,走出门外,给好好的淋上一回,春雨贵如油啊!即将春耕播种,春雨湿润了土壤,正不是给庄上村庄户人家预祝秋天的收获吗?

女孩子们择日如春,捧上衣物,走向岚河边,捣上一天,那冬天的衣服也就变得干干净净了。偶尔,她们也会掬水相互乱泼,嬉戏一番。晚上,月光倾泻,月下的烟梢月树格外的清香。村中晚饭时的炊烟,轻轻地掠过房顶。让人看起来烟树两翻模样。直到烟消后,朦朦胧胧的星斗才出来,闪闪躲躲的,似见了生人一样。那女孩子们站在自己的阁楼上,撩开那烦人的树枝,俯瞰围侧,一览无余。累了时,敞开心扉,倚栏望景。偶尔,想念自己的意中人了,抬头看看天空,然后独自悄悄一乐。

翠妞小时候每年春社前后,都是独游的最好时间。那时她可以在苍茫的暮色里聆听淙淙流水,可以在艳丽的午后,仰望浩渺的天穹,还可以在金黄的夕阳里,眺望广袤的宇宙。犹记得庄上村村口的古藤下,儿时的影子若英若现。可是岁月不饶人啊!弹指一挥间,人生已过数载。在这仅剩的岁月里,那散碎的时光,只能刻在逝去的年华中了。这辈子里,惟愿那逝去的是我今生不忘的回忆。也许,等翠妞垂垂老矣时,她还会抿嘴一笑,依稀记得那曾经的逝水年华。

五月端午时节,家家户户锅里蒸着的粽子味散发着浓浓的香味。这天纪念馆闭馆休息,老牛受白明旺之邀请去了他家一同过佳节。纪念馆的大门,老牛给上了一把崭新的锁。这天按照乡里风俗,吃粽子和喝雄黄酒。狗娃子也没有回临县白文镇老家,而是随着老牛上了翠妞家。这是他第一次去翠妞家,既兴奋又惆怅。想起他与老牛共同生活的天日里来,脸上不禁挂上了一层欢乐的笑。吃过午饭,天空瓦蓝瓦蓝。白明旺起身接了个电话,然后步履沉沉地走回了屋内。他望着老牛缓缓笑道:“老牛啊!镇里来新消息了。可喜可贺,是关于你的。”老牛从土炕上坐起来,手一挥,悻悻地道:“是什么啊!别卖关子了。”白明旺啧啧一笑,脸上挂上了一副羡慕的神情。隔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道:“你马上就要到镇林业站工作了。这还不是可喜可贺吗?听完,老牛怔了怔,脸色突然阴暗下来,先前满脸的愉悦神情顿时间从脸上消失殆尽。他仰起头望了望即将西坠的残阳,暮景从他的眼角里缓缓流过。乳白色的纪念馆此时此刻在血色残阳中,愈加显得耀眼。他踉踉跄跄地向窗前踱步而去,似乎遭受了晴日霹雳似的。天空绯红的霞光,播洒着剩下的光焰,火烧云朵正慢慢地从云层中消散而去。狗娃子和翠妞默默地注视着纪念馆上方的灯塔,像哨兵似得守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庄上村村支书白明旺很诚恳地再次向老牛说道:“镇里给你安排的这份工作,比这清闲多了,你还是重新考虑考虑,然后再做定论。”老牛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个劲地反复走走停停。白明旺和狗娃子在昏暗的屋子里相互面面相觑,也不再多言一句。三人望着窗外款款升起的月亮,沉静了一会。月色透窗而来,皎洁的月影若隐若现地摇曳在木制窗户的纸框上,宛如无数舞动的美女在轻轻挥动着衣袂。隔了半晌,老牛厉言道:“我要守护着这片红色的净土,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那天。没有人可以让我离开,除非是阎王爷来向我催命,否则,黑茶山就是我永远的家。我若离去了,谁还会记得,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是谁贡献出了最可爱的生命。”村支书白明旺一看相劝无效,也便再也不提了此事。

其实,去镇林业站工作,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到的。就打村支书白明旺来说,要是这等好事落在了自己的头上,那肯定丝毫不犹豫,立即答应得了。老牛却心无旁骛,一心一意想守护着这座黑茶山山麓下的“四八烈士纪念馆”。他的心情村支书白明旺自然是理解,莫不是有功于国家,谁会摊上这等好事了。老牛说完,村支书白明旺和狗娃子相继向纪念馆而去。

过完端午节,庄上村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节奏,只有老牛还是依旧往返在纪念馆中。白明旺向镇里反映了老牛对于去镇林业站工作的态度,镇里一时没有说出这件事该怎么去处理,只是让白明旺暂且先继续给老牛做思想工作。这罢白明旺接二连三的去说服老牛,可是老牛的思想工作做起来却十分的不易。老牛谩骂道:“再要罗里啰嗦,再不跟你下象棋了。”白明旺傻哈哈地一笑,扭着头无奈离去。

到了六月份,这件事还没有张罗出结果。老牛的儿子牛立秋冒了出来。他在县里工作,这点事他还是消息灵通。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思想还没有转变过来,这件事父亲自然是不会去应承下来的。随后,他找到了镇里管这事的领导,向其陈述了缘由,镇里才正式下发了通知,解除了先前的批示。

通知一下来,庄上村的好多人不理解老牛,纷纷苦笑道:“给你官做,你都不去做啊!真是糊涂啊!”老牛噗嗤一笑,道:“我生是黑茶山人,死也死黑茶山鬼。”我要生生世世守护这片红色的土地,因为这儿才是我们真正的家。白明旺心里哀叹道:“要是这事情能落到我的头上,那该有多好啊!到时候我就能风风光光地区去镇里工作了,只可惜,说着他不禁地连连哀叹。

老牛没有去镇林业站,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候着“四八烈士纪念馆”。任凭岁月如何无情地老去,他总是默默无闻在花开花落中,接受着时光飞逝的过往。仿佛,这就是他的命,终究都抵不过暗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份对自己灵魂的信仰。

十月底的晚秋,天气开始寒冷起来。整座黑茶山,金黄的叶片也开始纷纷凋落。收完秋的田野间,一片光秃秃的模样。此后,天要入冬,地要冰冻了。黑茶山一入冬,那将是最美丽的时候。兴县十景中的“茶山积雪”便是指的这儿。将冬未冬时,庄上村的村民们会把大片的秸秆扛回来当作柴来烧,冬天一到,柴火入炉,既温馨又温暖。秸秆的集中安放地,是村里的打谷场,那里堆积着成山的秸秆垛。

寒风吹过苍苍茫茫的原野,像一排雁阵似的掠过天空。这个时候的尘世间,是种无声无息的美。

“牛大爷,牛大爷。”远处传来了阵阵高亢吼叫的声音。老牛从纪念馆前大门的石阶上听到了叫喊声,缓缓地站了起来。他听到叫声就已经知道了是狗娃子了。当会儿,他没有作出回应,只是张望着狗娃子从前方气喘吁吁地跑来。老牛背着手,佝偻着腰,朝着狗娃子轻轻道:“你喊什么啊!像叫魂似的,有什么事,慢慢说。”狗娃子话也没听,径直跑到院中水缸中,双手掬起了一口水,登时从嗓子眼里流了进去。他边喘气边用手指着,老牛仿佛看懂了他的意思。顺着狗娃子手指的方向望去,黑茶山的山脚下正火光四起,冒着股股黑色的浓烟。老牛朝着狗娃子脑门拍了一下,大声叫道:“着火了,也不快点说。”紧接着他拉起狗娃子的手,便奔着火光处飞奔而去。

山脚着火了,庄上村的护林员纷纷出动前去救火而去。着火的地点地势比较低洼,要是顺风方向了,那可就不好了,可能会引燃整座黑茶山的林区。老牛想到此,心里更是惶恐不安。这片林区面积很大,火势要是控制不住的话,林区四周的村庄就要遭受火灾的危险了。狗娃子挣脱了老牛的手,慌里慌张的道:“牛大爷,赶快报火警电话,请消防兵来。”老牛咋一听,忙必跌地立即报了火警。之后,狗娃子和老牛又奔向着火点。

这着火点是庄上村集中的打谷场,场上堆积着厚厚的秸秆垛。秸秆垛像许许多多的洞一样,此时火势渐大,秸秆垛一个个地在猛烈的火势中烧成灰烬。庄上村的村支书白明旺在现场指挥众人救火,一盆盆的水扑向了火中。邻村的人也赶来帮忙救火,毕竟这关乎这黑茶山脚下几个村庄的安危。如此一来,参与救火得人越来越多。翠妞和二蛋子也纷纷加入了其中。但是,两人看到端着水盆救火,无异于杯水车薪。这时,两个鬼头心生一计,朝着黑茶山山腰处的大水塔奔去。老牛和狗娃子在赶来的途中,看见两人也急忙赶了过去。狗娃子追在后面,大声叫喊道:“你们跑慢点,等等我们。”翠妞和二蛋子回过头来看到狗娃子和老牛也奔来,便挥了挥手,示意让两人跑的快点。山下的火势,越来越猛烈。整整的一片打谷场,此时,已是烧去了大半。大火宛如几条火龙一样,向着四周窜去。村支书白明旺这时候变得异常的着急起来,眼看着当下情况不妙,束手无策时,岚河边上的水车旋转了起来。这下真是雪中送炭啊!有了这水,水泵就能抽水灭火了。他向救火的人群吆喝了几声,大声喊道:“快去把水泵拿来,放到河水里抽水来灭火。”几个年青后生摔下手里的水盆便飞也似的奔跑而去。水车转的越来越快,岚河水慢慢涨了起来。远远望去,黑茶山的山腰处,闪出了几个身影。

大伙儿帮着把两台水泵放入到岚河水中,白明旺把电闸一合,两道雪白的水柱飘向了大火。水泵抽着岚河河水,瞬间,一片熊熊大火,渐渐被熄灭。众人舒缓了一口气,看到大火被灭,白明旺双手合什,默默地念道:“好在没有酿成一片森林大火,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就在此时,翠妞奔跑着走回围拢着的人群中。白明旺本以为刚才的一幕,这辈子都再也不会见到自己的女儿了。想到此,他走过来,把翠妞抱在怀中,一番感慨。众人渐渐被凉风拂去了灭火时的疲惫,仰头望向天际,殷红如血的夕阳正开始含羞似的坠落下去。

翠妞依偎着老爹,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复杂心情骤然间涌上了心房。她从父亲的怀中缓缓地抽出,甜言地对老爹道:“这次能成功熄灭这场大火。还多亏了牛大爷和狗娃子,二蛋子了。是他们把水塔里的水输送到岚河里的。白明旺这时听得再明白不过了,自己刚才还正纳闷,好端端的岚河水边的水车转起来了。水位不够高时,水车是不会转起来的。敢情原来是这样啊!白明旺怔了怔神,然后凝神向自己的闺女道:“他们现在人在哪儿了呢?”翠妞指了指黑茶山山腰处的大水塔的方向,老牛、二蛋子和狗娃子三人正蹲坐在黑茶山山腰处的杨树林中望着天空酡红如醉的夕阳,面面相觑地黯然伤神。

大火被熄灭了,白明旺心里乐开了花。第二天,他以庄上村集体名义向镇里反映了此事。镇里对老牛的这种大公无私的表现,给予了嘉奖。同时,狗娃子、二蛋子、翠妞一同也饱受了嘉奖。不但是他们,就连白明旺自己也因现场指挥有功,被赠锦旗一面,以后也能在镇里领导面前显摆了。白明旺想不明白,本来是件担忧的事,此时却摇身一变变成了欢乐,真是悲喜不定啊!

老牛这次接受了镇里对他的嘉奖,至于镇里给他赠送的锦旗和奖金,他统统退还回去了。他或许只是认为,大丈夫理应在危难时,伸出双手,挽救生命。这是谁都可以做到的,他自己评什么不劳而获这些了呢?

老牛静静地坐在岚河河边,想起这些事,仿如自己回到了战争的那个年代。那时他为了救战友,不惜在炮火纷飞,枪林弹雨中替战友扛起枪来去打鬼子。往事如烟似梦,一切都逝去了。从人生的路上,永远地分开支路,去了另一边。此刻,回首往昔,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

花开花落几春风,花落花开年复年。岁月总是无情地老去,人生也总是无情地老去。短暂的生命年华中,谁也不能使时光停留。这一年,老牛八十高龄,也是祖国五十年华诞寿辰。他没有想到自己能活到这么老,能看见祖国繁荣的一面。他暗暗地道:“到底还是共产党拯救了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老牛痴痴地回味着自己一生所走过的春秋岁月,风风雨雨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遗憾了呢?

黑茶山烈士英魂永垂不朽,黑茶山精神更是万古长青。

1999年,入冬。老牛在阒寂无声中,离开了这个人世,县里领导亲自为他举办了追悼会。应他生前所愿,他的遗体最终与“四八烈士纪念馆“平行地躺在了一起。也许,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他的生命才是最有意义的。

老牛的葬礼,白明旺又显摆了一次。他在县、镇领导们的面前做的好到了极点。可是,做的再好,又对他有什么用了呢?

老牛离去,纪念馆又更换了人。这次二蛋子和狗娃子住在了一起。

第二年清明,狗娃子前去祭奠了老牛。他站立在老牛的墓碑前,青青的草儿正从墓上吐绿。

直到薄暮垂将,天际远方的残阳渐渐消失。岚河岸畔,一阵温煦的和风轻轻吹拂而过,这给岸畔的十里枣林抹上了一层暖色。天暗了下来,只听得几处牧羊归圈的咩声透向空荡荡的山野。随着月亮的款款升起,传进了庄上村。晚风像常客一样,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微微吹来。

狗娃子踽踽面对着岚河河水,静静地站立在这黑茶山山麓下这个小山村的岚河岸畔,不声不吭。他好像突然中风似的,对他面前的岚河水和枣林都没有一丝丝的感觉。他背对双手,头微微低垂,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俯瞰水中月色。河水像无止尽的伤心哭泣,打在了他内心里。他想到了易水悲歌,恍惚间,自己好像也变成了行将远去的人,一曲离歌,一弯皓月,一河洒满血泪的水,正悄悄吞噬着自己的灵魂。狗娃子举目无助,夜仍未央,离愁点点。望着千家灯火,月光中河柳任风抚弄,发出了丝丝轻吟的声音。

一切离他而去,所有的一切都像梦境般,梦醒了,什么也就没了。就像这次牛大爷的悄然离世,他始终都不会相信,这会是真的。爷俩相依为命数年,即便是牛大爷真的离他而去了,狗娃子还是相信,牛大爷没有走。他还在洒满繁星的夜里,默默地看着自己,所以他不能哭泣,只能更加强强,微笑着走以后的人生路。

小山岗上,乳白色的月隐隐西去。透向夜空,零零散散的星子闪闪发着寒颤颤的微光。狗娃子背倚一颗笔直的河畔垂柳,暗暗地呐喊。“我的牛大爷,祝福您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的更加美好。这个世界或许真的不适合我们的存在,在这里,我们是苦命人,我们是给别人做笑料的,到了那里,在没有人会嘲笑我们了,您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我会永远铭记住一页给我的这段刹那恩情的。牛大爷,请您赐福给我,让我振作起来。”

曙色从熹微的晨光中露出了光芒,清香的水枣气流向大地输运了去。一片鱼肚白,从东方喷薄而出,刹那间,美好和谐的小山村又活跃了起来、狗娃子双手合什。似乎在祈祷,似乎也是在为自己默然的祝福,他心想,如此多姿多彩的世界,再加上牛大爷倾注于他的爱,似乎也给这个世界抹上了一层永不衰老的色彩。生活与生命,无非是人的一体化,都是在于坚定的执着,不轻言放弃,不轻易选择逃避。在有温暖,有爱的世界里,没有谁是一个孤独者。相反,我们立于人生路上,都会耀眼于每一处长满花草的土地上,不休亦不灭。想到此,狗娃子会心一笑,欣然自慰,前方的路,充满阳光明媚,万紫千红。

汩汩岚河水不尽天日远远流去,像一个匆匆忙忙的过客一样,未曾驻足。狗娃子,仰起头,向着广袤的湛蓝的天空笑了笑,然后踟蹰于岸畔,观赏着清晨中的山村景色。

狗娃子明白了,人生富贵也好,贫穷也罢,终在于心。执一颗最平凡的心,述说人生四季的更迭,不一样的舒心惬意吗?关键在于看的淡点,想的开点,这样生活的才会有所意义,生命才会有真谛。

  • 上一篇:怀阳纪事
  • 下一篇:世界经典小小说精选集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