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小说欣赏 > 文章内容

香杏

作者:落叶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4-02-19 阅读: 在线投稿

这是一则抗战时期的故事,但如今依旧广为流传,成为了新时期的传说。

    岳各庄有个老大爷,姓崔。崔大爷留长头发,遮半边脸,还真有些道骨仙风,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崔大爷商量。

    这天,邻村的小媳妇阿翠抱着孩子去岳各庄走亲戚,路过村西坟地时,怀里的孩子睁开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撇了撇嘴,爆发出响亮的啼哭声。

    阿翠心里害怕,撒腿就跑,跑进岳各庄后,孩子依然哭个不停。亲戚见状,就说遇见香杏了,让她找崔大爷。

    崔大爷来后,仔细端详着孩子:脸蛋儿胖乎乎的,两眉之间有颗痣,很招人喜欢。崔大爷点了一炷香,嘴里不知道念叨些什么,也神了,香没烧尽,孩子不哭了。

    阿翠以前听说过闹鬼的事儿,可是从没亲眼见过,这次开了眼界,忍不住产生好奇心,问崔大爷,为什么亲戚说是遇见“香杏”了? 

    崔大爷手持烟袋,半眯眼睛,好久好久,才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抗日战争时期,白马山成了八路军的伤员基地,几乎每天都有伤员送来。岳各庄大部分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参加八路军了,女人则帮着军医和卫生员照顾伤员。

    岳各庄有个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人,名叫香杏,她的男人大猛是岳各庄数得上的汉子,种田好把式,打猎枪法准,而且力大无比,能举起一盘石磨。大猛和香杏成亲才七天就戴上红花参加八路去了。有人问:“香杏,你想大猛不?”香杏就笑着回答:“想啥,参军打鬼子光荣哩!”笑完就背过脸去,人们知道香杏哭了,那是舍不得大猛,想大猛哩。

    大猛这一去,没了音讯。孩子出生了,香杏当了娘。孩子生得特别水灵,两眉之间有颗痣,孩子名叫“盼头儿”,这意思是盼大猛打败鬼子早日回家团圆。可是谁也没想到,盼头儿刚落地没几天,却盼来个坏消息,大猛牺牲了。

    香杏两只眼睛哭得像烂桃一样。大家劝她:“别太伤心,哭过劲了,奶水能憋回去,盼头儿就要挨饿了。”

    香杏一听,怕盼头儿饿肚子,就真的忍住不哭了。她把盼头儿抱在怀里喂奶,满是泪水的脸上呈现出一丝微笑,看得人鼻子直酸。

    从那时起,香杏抱着孩子就是不肯撒手,直到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八路被抬到白马山上。

    小八路也就十几岁年纪,一颗子弹从颧骨穿进去,从耳朵后头穿出来,满脸血痂,肿得像一颗老窝瓜,躺在担架上和死人没什么两样。军医检查小八路伤势后摇了摇头,说:“伤势太严重,没救了。” 

    当时香杏就在旁边,听了军医这话,突然像中了邪一样。她一句话也不说,把怀里盼头儿放在担架旁,解开衣襟,露出饱满的乳房,把乳头塞进小八路干裂起皮的嘴里。过了一会儿,小八路的嘴唇开始微微蠕动。香杏轻轻对小八路说:“吃吧,吃吧。”小八路的嘴唇真的轻轻吮吸起来,嘴唇上干硬翘起的皮划痛了她,笑容却浮现在她的脸上。

    后来人们常常能够看到香杏像喂盼头儿一样喂小八路,而盼头儿也真乖,躺在旁边地上不哭不闹。那时候,是紫地丁开花的时节。香杏和其他女人一样,把紫地丁一株株挖出洗净晾干再捣烂,敷在伤员的伤口上。紫地丁能够消炎消肿,和珍贵的西药一样有效。

    小八路吃得一天比一天多,香杏的奶水却一天比一天少。喂完小八路再喂盼头儿,每次盼头儿都把乳头吸得生疼,还是吸不出奶水。盼头儿被饿得瘦了一大圈。

    小八路终于能够睁开眼睛。当他知道是香杏的奶水把自己救活的时候,泪水无声地流下了。军医握着小八路的手,布满血丝的眼睛也流出泪水。他转过身对香杏说:“俺代表八路军感谢你,这真是个了不起的奇迹!”香杏笑了,怀里的盼头儿也笑了。

    香杏挖紫地丁的时候,就把盼头儿吊在背上,盼头儿喜欢小八路,一看见小八路,就咯咯笑起来。那天,香杏又去挖紫地丁,不知不觉走出了很远,已经到了山脚下。她又看到不远处有一大片紫花,高兴地走过去挖起来。

    这时,有两个小日本鬼子端着枪,猫着腰走过来,翻毛皮鞋踩在石子路上,吱吱作响。香杏挖紫地丁太入迷了,没听见,更没看见小日本鬼子。盼头儿却看到了,在香杏背上大哭起来,小胳膊小腿不停地动弹。香杏以为盼头儿累了,嘴上说:“小盼头,大乖宝,娘挖药,救叔叔,打鬼子,报爹仇!”

    以前香杏这么一说,盼头儿真的不哭也不闹了。可是这次却不管用,盼头儿的哭声和动弹劲儿更大了。香杏一扭脸,看到一个小鬼子张开两只爪子向自己扑来,吓得她拔腿就跑,还没迈开步,另一个小鬼子一刺刀把盼头儿从香杏背上挑了起来。当时香杏就疯了,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嗓子:“盼头儿!”

    小八路在山里隐隐约约听到喊声,他摸下山来,只发现了香杏和盼头儿血肉模糊的尸体。小八路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牙齿咬出“卡巴、卡巴”的声音,挥拳头砸在树干上,骂道:“小日本鬼子,俺日你八辈祖宗!”

    人们把香杏和盼头儿埋在了岳各庄村西的坟地,紧挨着大猛的衣冠冢。从香杏和盼头儿下葬之后的每天夜里,小八路都能听到白马山山谷里回荡着香杏的喊声:“盼头儿!”小八路问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小八路眼里噙着泪,其他人也是。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香杏的喊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回荡,更加悲凄。小八路背着大刀下了白马山,香杏的喊声也跟着小八路下了山。

    有个小日本鬼子守在岳各庄村口,小八路挥刀砍在他脖子上,鬼子脑袋像掰开的老黄瓜一样齐齐翻掉,一腔子血喷出一房多高。

    然后小八路闯进岳各庄,见鬼子就砍。说来也真奇怪,尽管天色黑暗,借着灯光也能看出些人影吧?可小日本鬼子愣是看不见小八路,干等着被刀砍,这八成是香杏显灵了。鬼子全吓坏了,跪在地上、趴在炕上一动不敢动,连日本小队长也像赖皮狗一样趴在地上。小八路像切萝卜一样,一刀一个,杀光了三十六个小日本鬼子。最后,大刀卷了刃,小八路累得两只胳膊也垂了下来,香杏凄惨的喊声这才停下来。

  • 上一篇:爱的毛线衣
  • 下一篇:『救』爹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