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小说欣赏 > 文章内容

拾荒人生

作者:落叶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4-01-06 阅读: 在线投稿

刘武百无聊赖地躺在长椅上,迷迷糊糊中,听到身边响起嚼食物的声音。他睁眼一看,是一个戴着草帽的老头坐在他旁边正捧着饭盒吃东西。从老头身边一辆堆满瓶瓶罐罐的人力三轮车就知道,他是个捡破烂的。刘武不敢也不好意思撵他走,只能讨厌地转过身,但老头津津有味的嚼食声很执着地源源不断地灌进他的耳朵,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咕直响,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过了好一会儿,嚼声停住了。就在刘武又要迷迷糊糊地睡着的时候,被人推醒。他睁开惺忪的眼睛,一个盒饭跳入眼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他骨碌爬了起来,原来是那个捡破烂的老头在递给他盒饭。刘武吞了吞口水,犹豫着,但强烈的饥饿感最终让他接过盒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死也不能当饿死鬼!

        老头一直慈祥地看着他。

        吃着吃着,刘武不争气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滴进饭里。自己竟然落魄到靠捡破烂的人施舍的地步!

        吃完盒饭,刘武走到不远处的水龙头边,弯腰灌了几口水,回来又躺下,一言不发。

        老头开口了:“你每天中午都来这里,已经连续三天了。刚毕业没找到工作?”

        刘武心想:“你只管捡你的废品,管那么宽干吗?”但刚吃了人家的东西,正所谓“吃人家的嘴软”,他沉默不语。在骄阳似火的夏日,他只能来这里。大学毕业后,他已经找了两个月的工作,把待遇要求一降再降,却还是被人拒之门外,因为瘦弱的身材和一副高度近视眼镜,连建筑工地都拒绝了他。他已经身无分文,被撵出了出租屋。人家上班时间他就拿着招聘广告去碰运气,中午就来这里躺着,这里有一棵大树遮阴,树下有一把水泥长椅,旁边还有一个水龙头。实在饿得受不了,肚饿当口渴,就着水龙头猛灌。晚上他就到大桥下面的涵洞里度过漫漫长夜。

        老头问:“晚餐怎么解决?又不吃?”他掏出十元钱递给刘武,刘武不接。老头笑着说:“是不是觉得靠捡破烂的施舍太丢人?人是铁饭是钢啊,不吃饭还能干什么呢?”

        刘武接过钱,嗫嚅着说:“谢谢。”

        老头站了起来,拎起编织袋,说:“我去捡破烂了,你慢躺着。”一把散钱从他的裤袋里滑了出来,掉到地上,他浑然不觉。刘武说:“你的钱掉了。”老头转身捡好钱,意味深长地看着刘武,说:“跟我去捡破烂怎么样?”这个主意让刘武吃了一惊:一个大学毕业的去捡破烂?

        老头呵呵笑了两声,说:“当然,去乞讨也可以填饱肚子。你考虑考虑,决定了,明天这个时候就跟我走。”

        第二天中午,刘武准时到了大树下,老头已经准备好了盒饭在这等他了。等刘武吃完饭,他递给刘武一顶草帽,说:“怎么样?走吧?”刘武满目悲怆地接过草帽。老头说:“上午你继续去找工作,下午就跟我去捡破烂。”

        老头自我介绍说姓梁,叫他梁伯就行。刘武把帽檐尽量压低,遮住脸,后来又把它恢复原状。他心里说,死都不怕,还怕取笑?

        梁伯推着三轮车走在前面,刘武跟在后面。一边走,梁伯一边说:“别看捡破烂是简单活,不懂还真不行,要是什么都捡,废品收购站不要就白忙活了。”见到路边有丢弃的废物,不管是什么,梁伯都停下来捡上车。见到垃圾桶,梁伯就用铁钳在桶里翻找,拣出可以卖的东西丢上车,然后把路上捡到的餐巾纸、塑料袋等没用的东西丢进垃圾桶。刘武就在旁边一声不响地站着。上坡的时候,他就在后面推车。

        梁伯和刘武走走停停,边走边捡,不知不觉天就擦黑了。梁伯调转车头说回去了。路过一个菜市场,梁伯对刘武说:“你在这看车,我去买菜。”过了许久,梁伯才提了一挂猪肉和一把青菜出来。他说:“够今晚和明天中午吃的了。这个时候他们准备收摊了,便宜。还有,青菜要跟那些摆小摊的老人家买,一般他们都是附近的农民,自家种的菜吃不完才拿来卖的,放心又便宜。”

        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梁伯临近郊区的家,是一个小院子,有两间瓦房。院子里搭着石棉瓦,下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破烂,井然有序,分门别类码放着。

        梁伯说:“每隔三天,收购站就开车来把这些东西拉走。我做饭,你呢就趁天还没全黑,卸货码好。”刘武“嗯”了一声,就脱了草帽,把车上的破烂搬下来,又分门别类码好。

        吃饭的时候,梁伯说:“年轻人,多吃点。”刘武只是嗯了一声,默默吃着。梁伯问:“你换洗的衣服呢?”刘武说:“在大桥下面的涵洞里。”梁伯哦了一声,说:“我儿子还有几套衣服在家,你将就穿着。以后你就睡东边的那间房,原来是我儿子住的。”刘武疑惑地看着他。梁伯笑着说:“他出去工作了,很少回来,家里就我一个孤寡老头。你放心啦,只要你跟我去捡破烂,你随便住,我不收房租。”刘武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嘴。梁伯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说:“明天去涵洞拿东西回来。上午你继续去找工作,下午就跟我去捡破烂,怎么样?”

        第二天,刘武又去找工作,还是失望而归。中午,他去涵洞拿了东西,按照事先和梁伯约好的,来到那棵大树下。梁伯已经准备了盒饭在等着他。等他吃完,他们就上路捡破烂了。

        路上,刘武忍不住问:“家在城东,我们怎么大老远到城西来捡?”梁伯笑着回答:“我不能抢人家的生意啊,城东原来有人比我先捡,总有个先来后到的吧。别看是捡破烂,也讲规矩的,各有各的地盘。”刘武心里说,怪不得在城东,路上见到不少矿泉水瓶,梁伯都不去捡。

  • 上一篇:第七条白裙子
  • 下一篇:另一种智慧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