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时事杂谈 > 文章内容

潮白:落马官员余远辉的诗碑不必砸碎|余远辉|官员|诗碑

作者:心扉美文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5-06-26 阅读: 在线投稿

  潮白

  广西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任职梧州市长期间有一首叫做《夜登梧州允升塔》的诗作,新近引起了国人的关注。允升塔矗立在西江岸边,1988年我曾经到过,可惜虽然并非匆匆一瞥,也早就忘了塔名。但是余远辉想来永远不会,因为允升塔中的那个“升”字,令他兴奋不已,与自己的仕途紧密关联了起来。因此,他不仅诌了几句“难得苍天允,从此势欲升”,而且还将之刻在塔下的第一块碑上。

  5月29日,余远辉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财经》记者近日在当地采访时发现,余远辉落马后这段时间,很多梧州当地人登山的目的之一便是“观摩”余远辉的手迹。不过,昨天各大网站的消息都说,余远辉的这块诗碑已经被砸碎,但我早晨听“央广新闻”,却明明说是被油漆覆盖。不管怎样,官员落马之后铲除他们的痕迹皆为题中之意。从胡长清开始,喜欢舞文弄墨的官员,落马之后的这一结局几乎无一例外。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从来都重视“德”。春秋时叔孙豹在与范宣子对谈,提出了著名的“三不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把德摆在第一位。钱穆先生指出,在历史上的不同时代,对“三不朽”各有所偏,如汉、唐人重立功胜过于立言,宋、明人重立言胜过于立功;然而,“立功与立言,仍皆以立德为本源”。他举例说,“中国文学界,通常认为李太白诗不如杜子美,柳河东文不如韩昌黎”,其实他们之间的“主要差别不在其诗文上,乃在自其诗文所反映出其作者所内蕴之德性上”。文人的文字尚且如此,何况“官德”全缺的落马者呢!

  浏览历史还可以看到,不要说奸臣或贪官,便是被贬谪的官员,字迹被清除的命运也不乏见。比如东坡先生遭到厄运之时,朝廷下令天下尽毁其所撰碑文,连神宗皇帝题额的《上清储祥宫碑》也未能幸免。然而,从前对石碑文字的那种清除,并不是一砸了事。五代王定保《唐摭言》道出了一种方法,“覆碑于地,以牛车拽之磨去其文”。余远辉的诗碑,倘若被油漆暂时覆盖最好,还没砸的话就还是且慢动手,完全可以仿照前人那样,“长绳百尺拽碑倒,粗砂大石相磨治”(李商隐诗),来个废物重新利用。

  在故宫收藏的宫廷家具中,有一件“紫檀框嵌染牙竹石图御制诗挂屏”,工整的隶书。诗是乾隆的,“青牛为石朱为竹,便与寻常意境殊”云云,字是谁的呢?和珅的。和珅不是贪官中的知名人物吗?没错,所以挂屏上原本的“臣和珅敬书”字样被挖去了,但从痕迹中现在却仍然依稀可辨。去年年初,沈阳故宫首次展出了和珅为乾隆特别制作并进献的玉如意,同样是御制诗下,小字署款“臣和珅敬书”,还刻有“和”“珅”篆书连珠方印。报道说,这也是沈阳故宫唯一一件带有和珅题款的藏品。所以,落马官员的墨迹即便还能觅到,也只能是以这种小玩意或者私底下的方式存在了。

  余远辉落马了,允升塔以“躺枪”的方式出名了。杭州西湖边岳王庙里跪在岳坟前的那四坨“白铁”,因为“铸佞臣”而千百年来蒙受“无辜”,但愿梧州这座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的允升塔,不会因为一个当代落马官员而罩上些许阴影。

 

  • 上一篇:南方日报:填报志愿切勿投靠“野鸡大学”|野鸡大学|高考|志愿
  • 下一篇:中国青年报:工资指导线为何指导不了企业|企业|工资指导线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