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经典文章 > 文章内容

生已为君欢,花辞树

作者: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6-03-26 阅读: 在线投稿

  有个故事,她只想讲给那一个人听,那么,你一定要听完。

  其实,我只是一树风景,悲哀的生长在了你经过的路边,无法丈量缘分的深深浅浅,于是为这一场倾心的相遇,宁可舍弃恒河须弥,也要绽放所有的美丽,哪怕只能换得一季芳菲。仍然做着终身的攀援。

  幻想着在红尘之外,秋水之中,轮回之上,超脱于一个洒脱的追随,没有界限,没有阻隔,追溯到洪荒,仍是你和我,我和你,曾经的传说,在上演。

  [相逢不识君]

  未逢君,我在一首诗中居住了太久。自以为蕙质兰心的拥有足以抵挡千年风霜。可是,你来了。止水心境尤如风过,闲池花落,月隐西楼。我素袜绝尘的脚步终于舞出了前生后世的风情,不再仙子凌波,而是,媚过今朝,翩跹相伴。

  你叹我,书香眉眼,轻愁秀发,良善柔肠,清逸恬淡,不是绝艳,却,惹人生怜。

  在一起的日子,点一枝璎珞红烛,沏一壶新摘雨前,研一池浓情墨香,鞠一弯含羞水月,迎一室醉人清风。而后,看你,把心事调理,附于纸卷,寥寥数笔,境界全出,淋漓的墨汁渗入盈白的纸内,如我,苍白的生命刻进你的轮回。

  纵是,山无棱,天地合,也,无力剥离。

  而我,燃一笼暗哑檀香,调一端玲珑竖琴,挽一束千结青丝捧一卷倾怀书简,吟一首今夕相逢。暗香盈袖,不问因果从何而生,只知岁月从此更迭,生命但为浮萍,也为聚首。

  那个年月不计天干地支,我的纪年,由你而始,为你不绝。

  许你,以我的所有,曾经的以前,我们绾结同心,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易惹相思,难解风流]

  看你一张又你张的濡墨挥毫,写过松间明月,写过青灯古卷,又写感念天缘。

  你说,易惹相思,难解风流。

  最后的日子,你瘦笔如花,任我芙蓉妆面云锦裙,任我凌乱的舞步踏碎碧海星辰,任我烟罗小扇斑斑泪痕强作遮掩。

  你说,写不尽我淡然的性情,表达不出我超脱余外的柔肠和忧伤。

  你说,你要走。于碌碌尘世,浩浩尘埃中把我想念。让我刻骨铭心的相思和刺心刺骨的疼痛激发你心里全部的记忆和感动,在煎熬中把我深刻勾勒,定要写出你心中的我。独一无二,为你而生。

  你说,等你回来,不管多远,会有一个挂念。回来和我,采菊东篱,锄禾南山,松间泼墨,竹林流觞,共赏藕池千朵,共踏枫桥闻箫,三生石上写下姓氏,红绳相牵,随古籍画本一起,打理相镌的岁月。

  我不能挽留,或者,我该成全你的追求。虽然,也很想告诉你,我只是,弱水三千里最轻缈的一瓢,茫茫沙砾中最卑微的一捧,只愿和你,不离不弃,风雨共度。

  无法随君去,那么溜君意。

  蒹葭深处,圅妖换装。终要离别,如花自飘零,美到极致,艳过芳华,却留下一丝哀伤无助。

  [一曲相思为君载]

  你走后,只剩得,残灯如豆,秋水寒潭。你带走了我所有的欢颜。

  何处来,何处去,终究成空,化尘如风。

  我肩挑柔弱,背负苍茫,长夜广寒,芭蕉听雨,入心尽是细细密密的凄凉,所有的风花雪月都明灭于你的笔端,我的琴弦。

  由此而生,宁愿坐望成石,不再守满心凄苦。无奈,挥之不去的是痴恋,弃之不去的是等待,还有那割舍不了的是回忆里的点点行行。那无法让心死去的是帛巾上的缘分,兜兜转转,如三千发丝,倾泻,又难缠。

  [但是相思,莫相负]

  不信,你会把我遗忘于这深深庭院,用春来秋去遮埋执手相看,把我送达流云的高度,渐散渐淡。

  无端的,清瘦的针线划过锦瑟花年。不想,如果我真的被你遗忘,该如何去缝补细碎的缠绵。

  但是,我不再守候。痴痴盼君归耗尽心血,悠悠叹息中消瘦容颜。原以为,可以端坐如一株无声却坚韧的莲,任岁月催起,花开花落,我自静然。

  然,等你。把秋水望穿。

  可是,未料一生太长,青灯苍老,憔悴古卷,还有手中的珠串透过指尖,烙得心里生生哀痛,一点一点,在希望和失望的苍石上碾崭。无非,最终,青丝变白发,红颜悲黄昏,再没了,等待的勇气。

  [歌尽桃花,记得红颜黛]

  离愁引得千丝乱,散了云鬓,再弃珠环,念我终日凝萌,就泪濡墨,渐写道别,执笔之间,前尘往事,散若云烟。

  曾经,一花一世界。此刻,一字便是一生。

  就让我离去,化成一滴最不透明的泪滴,让落叶埋葬我曾经到来的气息。www.vipyl.com世间再无那样一个女子,静雅如瓷,柔弱似兰,却执着于命运的感情线,一心一意,一念一牵。

  你在哪里流连,我就在哪里生动。把我所有的风骨和柔情都缠绵于你的笔端。

  我要你,藏我于精致的唐诗,婉约的宋词。

  我要你,在《诗经》的旋律和古画的遗迹间把我祭奠。

  我要你,冥冥之中,混沌指尖,丝丝缕缕,柔柔蔓蔓,刻画我们某一个轮回里的从前。

  在你提笔之时,若有一丝心颤,若有一点低叹,写好的字间,若能浅浅袅袅的浮现一个清瘦的容颜,似泣似诉,似羞似怨,似嗔似忧,似怅似旷,一切似是又非,似非又不断,那么,一定是你在把我想念,一定是我在把你呼唤。

  [花辞树,待与离人遇]

  我等待,以一滴墨的形态,寂寥,且从容。

  我等待,你把相许的日子挥洒自如的写来。我会含笑着,遗世独立,化蝶而去。再待来世,仍冰肌玉骨,飘渺出尘,弄琴在你经过的路边。

  然后,一纸卷轴,收拢残生。

  • 上一篇:一生一世
  • 下一篇:心海如诗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