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传奇故事 > 故事 > 文章内容

我们从彼此的世界路过

作者:落叶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7-08-02 阅读: 在线投稿

那是个鲜美的早晨,连空气都酥软了,好像到处都氤氲着酥饼的葱香,天空也在浅浅地微笑。虽然说每个早晨都很鲜美,但那天的早晨鲜美得很不一般,简直就是以往早晨的升级版。那天,第一缕微弱的光为这座城市镀上了一点略有略无的金边;那天,料峭的清风为落魄徘徊的彩蝶吹开了耶路撒冷的第一朵玫瑰;那天,他可终于对她说出了他曾在他自己梦中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话,“其实,我一直默默关注你好久了,我可以追你吗?”然后的然后,她的便戛然而止。

拾起那段金闪闪的时光,就好似在玩拼图。时光的碎片,洒落在呼啸而过的青春长河的各个角落,等待着被找到和定位。每当拼好一块,便找回了记忆里的一点小碎片,找回了那些年已魂飞魄散的韶华。

记忆定格在被风吹过的那个夏天,蓝天上,是太阳永恒的微笑。那一天,饿得前胸搭后背的女孩,揣着咕咕叫的肚子去食堂里买了一大碗米粉,边吃边逃亡似的横穿球场。然后abruptly,一个篮球好似长了眼睛似的不偏不倚地砸在她那一大碗米粉里。整个世界都好像凝固了,尴尬趁机溜了出来,横行霸道。操场上不知情的人都一脸蒙圈地看着定格得像木头人的女孩。他们大概会想这女孩怎么这么大胃口啊,连篮球都吃啊,看来世界第八大奇观出现了!三魂七魄丢得差不多的女孩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那大碗米粉里的不速之客--那个篮球。它好安静啊,在她的碗里轻轻地浮动着,好像睡着了。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就好比如一部电影被按了快进键,上演着电影中的一个又一个的快镜头。风声鹤唳般的上课铃声骤然响起,震颤着每个人的心,世界便如飞轮般转动起来。女孩不管不顾地随时准备进行着百米冲刺,也不知道砸在自己碗里的篮球是何方神圣的,把米粉连同篮球一股脑地扔在了garbage can(垃圾桶)里,以八步赶蝉般的诡异步伐disappear(消失),溜的无影无踪。

当如醒酒汤一样的放学铃声众望所归地响起时,酣睡在醉梦中的大家纷纷清醒过来。这时的女孩已有点“面目全非”。她可饿坏了,那碗米粉算她请那个篮球吃的吧!得找点什么好东西吃才是王道呢。走了三分之一路程的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忘带眼镜了,oh,holy crap!(我的天哪)看来好不容易走的位移又要归零了啊!没戴眼镜的她在街上来了一个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确实很优美,但是,嘻嘻,只不过差点撞上电线杆啦。转到六十度角左右的她不经意地看到对面街上有一群男孩子,模模糊糊地只见他们推着自行车,时不时往街这边打量一下她,被她看到貌似就急忙和同伴相视一笑。好熟悉的身影啊,但就是看不清他们是谁。女孩懵了,但她还是把她自己从少女幻想中敲醒了。她自认为自己的脸长得像二维码似的,不扫一下还真不知道是啥玩意儿,这样子应该、好像、似乎,可能不会有男孩子喜欢呢。他们跟着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她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路,没想到那边的男孩子们也这么走。女孩恼了,便开始跑了起来,可是那些男孩子们也跑起来了,而且和她步调保持惊人的一致。最后便是她停他们停,她快他们快。女孩委屈得眼泪在眼里直打转转,“你们到底几个意思啊?一群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跟踪狂魔!”女孩在心里恨恨地说道。不会是什么不法组织盯上自己了啊?女孩被自己这个恐怖的想法吓得打了几个寒战。好像南半球的西风漂流侵袭了她。这时对面的男孩们说话了,“喂,对面的那个女孩子,请等一下!”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难道他们就是肇事者?篮球的主人?为什么偏偏要是他们呢!女孩明白了,但又为这种明白感到害怕,“他们应该是来找我要篮球的,篮球?oh,篮球,你在哪儿?please bless me,my distinguished god!!!(亲爱的上帝!您保佑我吧)我也不知道把它扔到哪里了,这可怎么办!”女孩这时不顾一切地冲进了不远处的那个小卖部。看到她进了小卖部,对面的男孩也停了下来。女孩在小卖部里转过来转过去的。其实她也想买一些东西,可是她身上可一分钱都没有呢,要是试卷上的分数能化成钱就好了啦,嘻嘻。商店的老板问她需要些什么东西。身上一文不名的她只是尴尬的摇头,并用余光看着街对面那些男孩,他们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女孩急了,这可怎么办啊。又急又怕又累又饿的她就这样在小卖部里转着,一圈又一圈,一轮又一轮。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着,那些男孩子们终于等的不耐烦了,推着自行车不甘心地走了,还时不时往这边看她几眼。看着他们推车远去的背影,女孩在眼眶里打转转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也没有人会知道。

翌日,她上课的时候就一直在托腮凝思,灵魂出壳似的,老师讲的东西她也是左耳进右耳出,或许她是右耳进左耳出吧。她怕眼神与他相遇,那个篮球的事儿她不知道该和他怎么去交代,“改天买一个给他吧,嗯,就这么办吧,那我又怎么送给他呢?就这么直接送给他好奇怪啊,他们会怎么看待我啊?”这时女孩的同桌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女孩的灵魂终于归位。“这下大家应该都懂了吧?啊?下面我叫一个同学上来解答一下这道题。”女孩吓坏了,仿佛看到黑白无常在不远处朝她微笑。她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不要叫到她,但还没祷告玩,就听到了她自己的名字。这一刻女孩都想去改名了,生无可恋的她像负重的弹簧被拿开了压着它的重物一样,“噌”地站立起来,伸出舌头,摊着双手,耷拉着脑袋。大家都看着她,就像看着剧团的当红名角似的。快尴尬至死的她还没等老师发下“杀无赦”的命令,就用手捂着脸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这个鬼门关--教室。她一路狂奔着,冲下楼梯,冲出校门。她不知道老师和保安在后面大喊大叫到底说了些什么,她只记得自己一直在跑,就这么一直跑一直跑着,她百米冲刺都没这这个速度。她为自己的勇气感到心悸,“我这是在做什么?我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他又会怎么看我?女孩心中一连串的发问让她越跑越快,活像一只发了疯的猎豹,最终“哐当”一下撞到电线杆上才终于停了下来。女孩捂着额头,额头的疼痛感和心中那种窒息的害怕交织着,打了一个又一个的死结。泪水就这么一滴滴地划过脸庞,不一会儿,她的脸上就涨起了洪水,沾湿了她的衣襟。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可能是怕哭出声来,她死命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怎么办?我现在能去哪儿?”她顺着电线杆将自己的身体徐徐地蹲下来,午后的阳光暖暖地洒在她的身上,可她却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寒冷。女孩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他看到了一个英俊的影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投影得恰当好处。“难道是他?他来了吗?”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走姿,不会错,绝对不会错!肯定是他!女孩本想去一探究竟,但心细的她想,“或许他不想被发现呢,况且自己这双肿得像鱼泡一样的眼睛可不能被他看到啊。”一想到这些,女孩便立起身,装作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其实她的心里一直都在打着拨浪鼓,她在满世界地找着精品店,她要买一副墨镜,她要买一副墨镜!可不能让他看到这样的她!温暖的午后阳光暖暖地洒在他们的身上,他的影子在她的旁边走着,就这么陪着她走着。若不是女孩找到了精品店,我想他们会一直一前一后地这么走下去,直到晨风唤醒黎明,直到星星闭上眼睛,直到岁月留下温暖的诗情。

男孩这时终于走上前去,他的影子也越来越近。女孩赶紧拨弄一下自己的齐刘海,好遮住额头上的大包,也连忙带上墨镜,浅浅地微笑着面向男孩。

  • 上一篇:一件短袖杉
  • 下一篇:欢乐成长,温柔以待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