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情感漫谈 > 文章内容

一生一世,茶靡寂寞白

作者: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6-03-21 阅读: 在线投稿

  就算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可是我依旧绽放,这是我身为一朵花的意义。荼靡,淡淡的香,任何一种花都有可以遮盖它的香气。这花,一白一红,白的凄凉,却也红的耀眼。

  [壹]红色的荼靡,红色的记忆

  十五岁。荼靡还是花苞,即将灿烂的绽放。

  新疆,有着大颗大颗葡萄的地方。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来到这个昼夜温差较大的地方,开始和来自很多五湖四海的青年一起建设起这美丽富饶的新疆。身子骨虽是虚弱的但只要听到大家一起干活时的歌声,我便会忘记自己的疼痛。一起来到这里的还有许多的同校同学,我是他们的班长,大家在一起相处很融洽,只是我们为了新疆建设出一份力而都放弃了自己的学业。

  在这块土地上我们红色的青春,那燃烧着的青春。一起努力的自豪,一起努力的欢悦。我喜欢大伙一起干活的热闹场面,喜欢大家一起唱歌的场景。可是现在我却不得不离开这里,只因我的病开始严重。

  我不会忘记这些红色的记忆,这段燃烧的青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塞外的风景很美很美,只是我已不能再流连于此。

  本是一场小病却因为身体的虚弱而演变成一场重疾。到了最后队里已经致电给家里,没有办法我离开了这块我热爱的土地。回了家,父母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疼惜。这场病治了一年,终慢慢有了好转,但却未能彻底根治。而我再次提及去新疆的事时,父母都强烈反对着。

  在养病期间,姨妈突来拜访。次日,母亲和我说:你和姨妈一起去江南散散心那样有利于你的病。我点头答应,只是未曾想过只此离别,会是永远离家远去。

  [贰]那即将绽放的红色荼靡,为何已是白色的?

  在踏进江南的小村子时,我已经察觉到不太对劲,只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来这里是来相亲的,并不是游玩,我被安排和一个丧妻的男子结婚。爸妈在书信中写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我的病可以够彻底根治,而他们的办法就是冲喜。可是,对于一切我要怎么接受,我怎么可以和这样一个陌生的男子成亲,我要逃走,逃回我的家!

  可是,对于眼前的这一文质彬彬男子,我很心疼。他是如此的可怜,妻子在生女儿的时候因难产大出血而死,自己一大男人照顾着还末满月的小女娃。他是老实的,被姨妈欺骗的时候是他告诉我真相。我该怎么办?留还是不留?心底在挣扎着。当他抱着他幼小的女儿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做出了决定。我留下来,在这个江南的小村子里我开始了一场没有恋爱的婚姻。

  十七岁,荼靡开了,是白色的大朵大朵的花。

  我告别了在城里娇生惯养的生活开始了一个未婚女孩做一个陌生婴儿妈妈的生活。最后,我们举办了一场婚礼,一场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婚礼。

  [叁]虽然是小小的,却是坚韧无比的。

  以前的日子都只是停留在了回忆了。从来到这个小村开始我的生活并是另一番模样,我已经离开父母,告别了是父母手中的明珠的日子,从踏进这里开始,我要自己学着洗衣,煮饭,一切都是必须自己动手。

  婆婆是一个昔日大财主的第七房姨太太,她对我有着严重的地区性歧视。她不能接受我是一个从城市里来的姑娘,不是当地的女子。我的丈夫,枫。他有八兄妹。在这八兄妹中只有丈夫是婆婆亲生的,其他的兄妹都是他父亲另外的妻子所生。婚后,我们分了家,婆婆把枫前任妻子所遗留下来的债务全分给了我和枫来承担。一个愚昧的冲喜让我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农妇。

  这一身份,要做好是如此的艰难。后妈,一个难当的角色,尤其是在一个充满封建思想的大家庭里。新婚是在孩子哇哇声中度过的,没有大家心中的那份甜蜜与欢喜。因为是城里来的,妯娌们都不理我,我一人处于长期被孤立的角色,那种无助是绝望的,像一条黑暗的道越走越深暗,越陷越深。慢慢的一双手已经因为重重的生活起了厚厚的老茧。在这种日子里让我唯一欣慰的是丈夫。他一心一意的疼爱着我,日子是艰苦的,每天只吃着那些咸菜与霉干菜,但是我依旧相信会好起来的,所以我不断的努力想要这个家庭变得更好一点。

  [肆]小小的荼靡,坚强的在风雨中摇摆

  长长的岁月里小女娃娃已经有四岁了,而我也已生下了一个儿子。

  家里的况且不是很好,没有孩子喜欢吃的东西。不知道女娃娃是不是因为太调皮,她总是去隔壁叔叔家偷东西吃。已经是教育很多次了可是她依旧我行我素的。叔叔的妻子,在经过几次小女娃娃的偷东西吃后她在背后偷偷的和别人宣扬,这个从城市来的后妈虐待女儿。对此,我很难受很无奈。我不能怪她,只能怪自己没有教育好小孩子。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教育这个女娃娃,只是她更加变本加厉了,不但偷吃东西还在过后把别人的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流言像洪水一般涌来,没有办法我打了孩子,在看见孩子痛哭的那一刻我心疼了,她只是个孩子,只是因为家里没东西吃而嘴馋的孩子,她什么都不懂我怎么能责怪小孩子。

  终于,婆婆在那个黄昏踏进了这个四年以来她从不踏进的地方--我的家。她站在大门的门槛里,叉着腰大声的当着村里人的面骂我,骂我是个虐待孩子的后妈。在她刚开始骂的时候,我的腿是发软的我只能倚在门旁边,最后我还是无力的倒下了,很委屈的倒下……

  病了,可是我不能躺在床上休息。为了这个家,我得坚强。我要让这个家好起来!唯一能让孩子不去偷东西吃的办法是让家里有这些东西。为此,我托村里的人给我四处找工作。最后,隔壁家的王婶给我找了份工作,我开始在一家合作社上班。

  有了工作,可是孩子就没有人帮忙照顾了。婆婆是不愿意踏进这个家的,她有她的麻将。我别无他法,只能将城市的父亲接来乡下。一年过去,二儿子也出生了,此时家里的负担一天比一天重。父亲他说他对于我很愧疚,他努力的在这个乡村干活并把他所挣的钱全都花在了我的家庭。我从没有恨过父亲,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好,只是没有想到我的日子会变成这样。

  [伍]风和雨一重加一重击打着这朵小小的荼靡

  日子还得继续。我一边要忙着省吃俭用的照顾家里一边还要忍受着村里人说我是个恶毒后妈的冷嘲热讽。

  已经有很多次想过要放弃生命,可是如果我走了,孩子怎么办,丈夫怎么办,这个家要怎么办?我只能一次比一次坚强。时间慢慢的走着,两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村里已经实习了计划生育,我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我已经不能再生育了。终于在村妇委的言辞中我去打了胎。那天,阳光是火辣火辣的。我只记得自己都是湿透的模样。

  我以为孩子就这样没了,可是肚子里竟然是双胞胎。

  孩子流掉了一个,还有一个存活着。在七个月大的时候我才彻底的发现。村妇委也发现了,她们逼着我去打掉这个孩子。到医院时,医生摇摇头说,孩子已经太大了,不能打会有生病危险的。如果要打就要村妇委的签字。村妇委没有办法只得和我约法两章,孩子生下来可以,但是:第一等孩子满八岁才能报户口,第二必须扣八年的粮食。听到这说法,我气得差点晕过去。家里的日子已经过得够拮据如果还要交八年的粮那这个家将要怎么办?

  心里有个愿望,我想要个女孩。最后为了我的愿望,更为了自己的身体我答应了他们!我已经想好了,如果生的是个男孩我就送内蒙古远房亲戚家去,如果是个女孩我就自己留着。家里已经是这般模样,我别无他法,况且那亲戚他们是想要个男孩。

  在那个飘着鹅毛大雪的晚上,我的孩子来到了这个世上。她生下来的时候是个抱抱的姿势,医生说从未见过哪个孩子是以这样的姿势出世。是个女孩,这让我很高兴,我的愿望成真了。孩子长的眉清目秀,白白胖胖。她不像她的姐姐,从小她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她让我很欣慰,在生活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日子是她一次又一次给我带来了欢笑。

  家里的日子依旧困难。孩子们都没有上过幼儿园,在那个年代村子里是没有幼儿园的。在乖女儿出生后不到一年父亲回了城,有一日娘家突然发来急电:父亲病危请速回!看到这封家书,我便带着一双儿女和丈夫赶回了城市。没隔多久,父亲因喉癌去世,最疼爱我的父亲就这样离我远去了,我觉得我的天空像塌了一样。

  一重又一重的打击就这样接种而来,我要怎么坚强!

  [陆]磨难火红炎红如血一般的红,染红了白色的荼靡

  忍着那些悲伤回到了家,不知道那些磨难会不会减少。

  丈夫是生产队的队长,工作繁忙,经常要开大大小小的会。几年来,我独自边上班边带着孩子,大的女孩已经十岁了,已经上学了,最小的乖女儿在我上班时是没人带的,我只能让她跟着两个哥哥在家门口玩。

  只是一日下班的时候有些耽搁了,回家的路上已经可以看到月亮高高挂起。回到家中,我便听到了独生子的哭泣声。我问他们是怎么了,他们说妹妹不见了!顿时我呆了,疯的四处找。最后叫回了枫,我们一家都在寻找着她。她从小就乖巧听话怎么会不见了。我急得不能控制自己的哭了起来,她可是是我生活中唯一的寄托!

  可从晚六点多找到九点多我还是没找到,哭肿双眼的我拖着疲乏的步子回到家,却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原来小女儿没人陪她玩便独自在家藏猫猫躲在床底下睡着了,醒来看见四周一片黑没人就吓的哭了起来。

  还好她没有走丢,我生命中的支柱。

  家里的日子慢慢的好起来,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只是小女儿在长到六七岁的时候枫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村里因承包到户,事情不多了,村里的风气也越来越坏,赌博的人特别多,而枫他竟然也参与其中。很多次,枫都偷偷把我积攒起来的准备还债或过年的钱给赌输掉了,无数次好说歹说无效。

  我累了,真的很累了。在那天夜里,我独自丢下年幼的孩子走到远离家达数十里的山上,在父亲坟前哭诉。为什么磨难一次又一次的降临?为什么?我以为希望来了,生活要好了,可是现在这模样已经让我彻彻底底的绝望了。我要睡了,要睡了。

  [柒]荼靡,坚持过后剩下什么?

  在迷糊中我听见了村子人的声音。

  醒来后才发现是村里的人把被雨淋昏倒的我抬回的家。问起原由,原来是小女儿她不见了我之后一直躺在被子里哭泣,后来哭声惊动了隔壁家里王婶,她叫大家去找了我。我把小女儿紧紧抱在怀中,这一刻我痛哭失声……

  十二年了,这一路风风雨雨我都坚持过来了,为何现在为成如此模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强,坚强,我一定要坚强!

  终,大女儿出嫁了,大儿子去了部队。家里的模样已经要好一点了,我们不用再种地只是枫依旧赌博。儿女中唯一让我有安慰的是小女儿。母亲来过了,她说为了让她好受些她请求我把小女儿接去她那里她会好好待小女儿的。一直以来我都想回去,而现在小女儿如果可以回去她的生活一定会更好,对于她以后的日子会有很大的帮助,只是我怎么舍得她离开我?

  在小女儿十七岁的时候。我带着叶落归根的梦想把她送回了我从小生长的城市。女儿走的很欣喜,那个城市她很向往。只是从小女儿走后,生活更加难熬没了支柱没了欢笑。半夜我总是偷偷的哭醒来。

  磨难好像从来都不肯从我的身边离去,小儿子遭遇了陷害整个人已经失常。一夜之间,我白了头发。一生一世,荼靡寂寞白!

  刺猬语:

  这个故事是我有始以来写得最久的一个故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心底是深深的敬佩,我敬佩这个叫荼靡的女子,我也疼惜这个叫荼靡的女子。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她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 上一篇:时光散尽,只剩一歌红尘唱
  • 下一篇:温暖,也许我始终无法释怀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