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情感漫谈 > 文章内容

尘渊薄凉,半生缘余烬阑珊

作者: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6-03-21 阅读: 在线投稿

  前言:  我记得你,让我魂牵梦绕的你。而你,是否记得曾经的那一个我。我不怕一个人,我只怕想起你,就会哭泣。

  年少时的记忆,至今留在脑海里,犹如昨日才发生。瑞夕是一个苦命的女子,她是我的青梅竹马。儿时,曾与她度过一段无比纯真的岁月。那些美好的过去,如今却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梦魇。

  我时常梦见瑞夕,她的一张脸,在这些年,从未变过。

  她的笑容像荷花,绽放出一股带着香气的味道,弥漫着我的整个心房。看着她甜甜的笑起来,小伙伴们的游戏似乎玩的更加热闹,疯狂。当我大汗淋漓的时候,瑞夕就欢快地走到我的身边,从口袋里拿出手帕,踮起脚为我擦拭头上的汗珠。

  第二天当我把手帕洗干净还给瑞夕的时候,她微微一笑:“这个手帕送给你吧”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虽然感觉不好意思,但还是欣慰的收下了那只可爱的小手帕。那只上面绣有荷花盛开在云里的手帕,我把它折叠好,整整齐齐的放在我贴着我心口的口袋里。让它蔓延我的整个心房。以绝世妖娆的方式在我的梦里开放,飘摇,回荡。

  我叫绪凡,和瑞夕不同的是,我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虽然日子贫穷,但是没有缺少父母给我的爱,这些童年的温暖,而瑞夕没有,她会羡慕我拥有的这些。

  在瑞夕5岁那年,母亲就撒手人寰,留下她和父亲相依为命。从此她变得不爱说话,喜欢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发呆。除了我,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

  淘气的小伙伴总是拿她开各种玩笑,给她起各种小外号。“杉菜”这个名字,就是伙伴们叫她的外号,一个在干旱土地里生长的小草,犹如瑞夕的命运,孤单,凄苦。她明白“杉菜”的意思,因为她是没有妈妈疼爱的孩子。

  每每听到这些的时候,瑞夕就会哭起来,在山坡上对着一眼看不到头的云端,一个人哭泣。

  我躲在大树的后面,慢慢靠近她,坐在她的身边。拿出那只绣着荷花的手帕擦去她脸上的泪珠。瑞夕的脸顺着我手的方向贴过来,眼睛里充满感激。

  一只手帕擦去的是泪水,却擦不掉童年的美好回忆。

  十八岁那年,瑞夕的人生被一个女人改写。在童年美好记忆还未散去时,她又多了一个妈妈。生活的变迁,改变了一个少女的命运。

  继母说:“女孩子早晚都要嫁人的”瑞夕听到这些话,明白继母的意思。便依偎在老实的父亲旁边哀求说:“爸爸,我不要嫁人,我不要嫁人,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照顾您”无奈的父亲看着女儿的哀求,心里一阵阵的酸痛,砰砰的撞击着父亲心脏,似乎要跳出来。

  生性老实懦弱的父亲眼睛里含满了泪花,他知道这些年他们父女俩生活的艰辛。在看了继母的眼神后,还是坚定的对瑞夕说:“为了你的幸福,还是早点嫁人吧”说罢,转过身去,便是哽咽。

  瑞夕哭着跑了出来,来到母亲的坟前,看着满坟的杂草,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只是没有叫妈妈,从5岁以后,她就不会再叫妈妈,她把那个最亲爱的声音永远的关闭在了心门。她恨父亲和继母,为什么在她刚受尽童年残酷成长之后,却又给她一个无形的转折。

  瑞夕出嫁的前一天,我们坐在儿时常去的小山坡上,地上长满了小草,春风吹过,新的生命又一次来过。风儿吹乱了瑞夕的长发,发丝飘拂在我的脸上,只是不说一句话。瑞夕依偎在我的怀里,我能感觉到心跳,像乱了音符的琴键,我的眼泪顺着她的长发一滴一滴落下来。

  瑞夕说:“绪凡,我明天就要嫁人了”

  残弱的声音,简短的几句话,在那一刻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能感觉到她的眼泪都流在心里了,灌满了她的身体,然而我们却改变不了强悍的命运。我恨我自己的懦弱,恨我没有勇气告诉她,我会爱她一辈子。

  瑞夕出嫁的地方很远,听别人说她的未婚夫是省城一家大公司老总的儿子,她成了我们山村飞出的金凤凰。

  那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夜色还未退去。一夜未合眼的我听到外面噼哩啪啦的鞭炮声音,我知道省城的车队来迎娶瑞夕了。依在窗前,想起她即将踏上另外的人生旅途,成为别人的新娘,而一切,都将与我无关。再次拿出那只已经被洗得退色的小手帕,泪如滂沱。

  那些美好,如诗画一般的美好,瞬间支离破碎。

  之后的三年,我再也没有见过瑞夕,甚至没有一点关于她的音讯。她出嫁那天,我便背起行囊,一路北上。犹记得那天,天空中有雨点落下,村口的桥边,没有杨柳依依,我站在雨中,回头望去,冷俊的脸上,没有表情。

  从此拜别这个有着我和瑞夕美好童年回忆的小山村去了省城,在一家公司打工。

  三年后,一切物是人非,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山村的毛头小子。只是我对瑞夕的爱没有变,她现在过的好吗?我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她,责问自己。总以为美好的祝福才是给她最大的心愿,当一个人承受下来的时候,才知道有多么的痛苦。

  我希望她过的好,而当时我却不能给她幸福。看着她成为别人的新娘,才知道自己丢失了最宝贵的东西。

  北上的三年期间,我拒绝了所有的爱慕者,除了瑞夕,我无法对任何女人说爱。或者说我的心已经死了,带着世俗的情伤,把心思全部放到工作当中,事业一天天发展起来。

  有多少个梦回的午夜,那些记忆如扣破的窗户纸一样在漆黑的夜里游荡。当余光折射到脸上,才知道瑞夕是我无法释怀的女人。除了思念,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此时此刻,我只能把她当作我心内的一种信仰,任何女孩子都没有办法和瑞夕相比。虽然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但她在我的心里依然是美好的,因为我们有最纯真的回忆,如一道疤痕,擦不掉,抹不去。

  多年已过,或许我应该忘记,时光再也回不到过去。

  我强迫自己忘记,只要她可以幸福,不就是自己的心愿吗?只是我不能够自私地拥有她。

  若嫣是我北上后认识的女子,一个心肠很好的女人,且不缺乏妖娆,不像一般的富家女那样刁蛮和高傲。但她只是我北上时寄居的温床,这些年我在公司埋头苦干,我的执着,深深打动了这个女人。而如今她的父亲作为我们公司的老总,在欣赏我的同时,也给我了我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

  公司一直在这个城市独占螯头,但是我们有个对头,也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公司。听说那家公司的老总叫子漠,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男人,但我从未和他打过照面。这次的任务就是如果能拿下和子漠公司的合作项目,就把若嫣许配给我。当听到这些的时候,若嫣的脸都红了,这个体面的女人在别人面前显的大庄优雅,在那一刻,却像极了一个妩媚的女人。我知道她爱我,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个无法释怀的疤,我只是点头不语。

  有时候,我开始憎恨自己,为什么还要对瑞夕那样痴心。或许我应该忘记她,但是我对她的爱已经深入骨髓,当爱已经致此,忘记便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若嫣的小鸟伊人是每个男人梦想中的情人,唯独我欺骗不了自己,我无法去爱若嫣,但为了眼前的工作,这次我必须和她搭档。

  子漠是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来到我和若嫣为她准备的宴席,一家高档的酒店里,子漠开车款款而来,我和若嫣门口喜迎。

1   

  • 上一篇:缘尽今生,放爱情一条生路
  • 下一篇:女人,你应该去试图读懂男人的爱情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