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发布文章禁用领导人实名! | 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美文 > 情感漫谈 > 文章内容

赶走小三小四 我最后输给老女人

作者: 来源: www.xfmw.cn 时间: 2016-03-21 阅读: 在线投稿

  谈情

  曾经的文娟有着世界上最宠爱她的丈夫,那时她幸福得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当失去这一切的时候,她开始想知道社会上形形色色的故事,想看看别人是怎么的。于是,她成了闻心公社的忠实读者。

  在又一次看过闻心公社的故事后,文娟忽然有一种讲述自己故事的冲动。她说:“别看我成天乐呵呵的,有时候自己的痛苦真是没地儿说。现在的社会中,不能把话都告诉身边的人。”她说自己不是不相信,而是自我保护意识太强。

  文娟说,她希望自己是最后一次讲述、也是最后一次想起这个关于爱和伤害、关于和傻的故事。

  妈妈教育文娟说,小了不疼人,但自己的“小丈夫”带给文娟的,却是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感动。

  我是在舞厅里认识志华的。那天我穿了一身很显身材的粉色衣服,在人群中很是惹眼。我刚坐下,一个高大英俊、气质良好而且很有风度的男孩儿就走过来请我跳舞。

  我只是出于好奇才来舞厅的,实际上并不会跳舞,于是拒绝了他。他不明真相,就一直坐在旁边陪我,想以此打动我。在舞厅里,你身边坐着一个,就意味着不会再有别人请你跳舞了。就这样,志华成了那天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请我跳舞的。在送我回去的路上,他吻了我。

  志华对我说,看到我的第一眼,他就有一种亲近的冲动,直觉告诉他,我就是他要寻找的人;而我也在他的表白中,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追求的幸福。于是,第二次和他见面之后,我就和当时的分手了。

  志华比我小一岁,这成了妈妈反对我们交往的理由。妈妈用自己的经验告诉我,小了不疼人。可我就像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一般,根本就听不进妈妈的话。认识不到两年,我们就了。

  婚礼当天,志华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后来他对我说:“那天你太美了,美得让我忘记了鞠躬。”我笑笑,满心都是幸福的感觉。

  除了发自内心地欣赏我,志华还是个会疼人的。他曾对我说:“我要让你妈妈看看我是怎么疼你的。”他永远会把好吃的东西留给我;他会在每一个节日的时候都给我份惊喜;他会在我每次出差或者旅游的时候准时接送,并拜托同行的人照顾我;他会对我说“挣钱是的事儿”,阻止我放弃稳定的工作承担下海的风险……

  他最令我感动的时刻,是在我发现自己不能生育之后。那段,志华下海到了外地。刚刚送走他,我就开始腹痛、发烧。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我是不孕症。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晴天霹雳。我失魂落魄地走出医院,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街上乱转。志华走之前,我们刚刚决定今年要个孩子,现在,他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吗?他对我还会像以前那么好吗?

  我忐忑不安地给丈夫写了封信。在等待回信的日子里,我明白了什么叫度日如年、惶惶不可终日。但他的回信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说:“都是因为我不好,没有好好照顾你,才让你生病了。你放心,我以后会更细心地照顾你。”捧着那封信,我哭了。对于我来说,那不仅仅是一封信,而是丈夫的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隔两三天就会收到志华的信。他在信中说会爱我一辈子,说下辈子还要娶我。每次,我都一遍又一遍地读他的信,体会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爱意和真情。他的每一封信,都能让我兴奋好几天。

  一个月后,丈夫回来了,而我也不得不住院了。在住院期间,他衣不解带地伺候我,被病友们评为“最优秀的年轻丈夫”。就连母亲都开始心疼他,在我住院的后期坚持和他换班照顾我。有这样的丈夫,我感觉自己真是掉在了蜜罐里。

  文娟不知道这个公认的“模范丈夫”缘何出轨,但她用唤回了丈夫,也第一次挽救了自己的婚姻。

  当然,中总会有些磕磕绊绊,幸而丈夫总是包容我。甚至在我出院后的那段里,我一次又一次拒绝了丈夫过夫妻的要求,他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现在想起来,对于一个来说,这种拒绝是一种很大的伤害,可惜当初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平稳过渡到1996年,那时我们七年了。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但我从没想过自己也会遇到。那年暑假我旅游回来,他照例去接我,回家后给我烧了热水,让我洗澡。然后他说有事儿出去了。当时我们的通讯工具主要是电话和BP机。我呼他,但他一直不回电话。我一直等到12点钟,他才回来。半个月没在一起了,我很想亲热一下,但他说自己很累。我有些奇怪,平时他不是这样的,但也没有多想。

  第二天我们在外面吃午饭时,有人呼他。他看了一眼,就说有事要办,匆匆忙忙就要送我回家。路上他的呼机又响了,他就开始到处找公用电话。夫妻这么多年,我能看出他的焦急,但他却不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回电话的时候,我站在旁边,隐隐约约听到那边是一个的声音。那好像说:“你不来我就不活了。”

  我对丈夫说:“你有什么事儿,我都跟你一起去。你骑着摩托车,我不放心。”

  他怎么都不肯。他把我送到楼下,就急忙骑车走了。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就下意识地沿着他骑车的方向一路走过去。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他跟一个在那里聊天。看到我过来了,他没有说话,用眼神询问我的来意。为了保住我们大家的面子,我说忘了带钥匙。

  那天晚上,他又是不回我的电话,又是半夜才到家。他解释说那个是他同事的,找他帮忙看房子。丈夫在房地产公司工作,这个理由顺理成章。而且我们夫妻关系一直都很好,所以我选择了相信他。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看到丈夫骑车载着那个,而那个,就搂着他的腰,我甚至看到过他把那个搂在怀里的情形。但不管我怎么问,丈夫都一口咬定他们关系正常。

  那年冬天,丈夫生病住院了。他可能觉得亏心,怕我不肯照顾他,就对单位撒谎说我晕血,让单位派人照顾。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在我生病的时候,他那么细心地照顾我。我辞去了班主任的工作,只要有,我就去医院陪他,为他寻找各种治疗方法,买各种营养品。每次,我都能看出他眼神中的感动。这期间,随着那的出国,我和丈夫的关系又变得像从前一样了。

  我用我的,保卫了我们的婚姻。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文娟没想到丈夫会再次对不起自己。但是失去这个人,自己怎么活?于是,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婚姻保卫战。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随后六年的幸福,在我的印象中,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我们还是出双入对,还是在送行的站台上拥抱,还是拉着手看电视。我们保持着一种初恋的状态。

  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转变。

  有一次丈夫跟我说,他的一个外省市的小孙想在天津贷款买房。但是按照规定,外省市人不能在天津贷款。丈夫征求我的意见,说要帮她贷款。我拒绝了,我说:“我不能看着你为别人冒险。”

  丈夫还是瞒着我这样做了,产权证上是他的名字。他说等小孙还清贷款后,再把房子过户给她。他还说小孙是个不幸的,她丈夫总打她。她现在独自带着儿子在天津做生意,很不容易。一直以来,丈夫都是个热心人,我也就没有说什么。甚至后来,丈夫不断借钱给她,我也没太放在心上。

  有一段,半夜总有人打丈夫的手机,而他看看号码,总是不接。被我问得多了,他才说是小孙的丈夫,他怀疑我丈夫把小孙藏起来了。我接过电话,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他和小孙只是有过生意上的合作,我们夫妻很好,我丈夫不会做这样的事儿。”要不怎么说我傻呢,到这时,我仍然一心一意地维护他。

  但是小孙经常以家里东西出了毛病为由,让丈夫过去帮她干活儿,然后留丈夫吃饭。这一顿饭,经常吃到深更半夜。我打电话过去,丈夫还不高兴,让我以后不要烦他。我指责他们关系不正常,丈夫就又开始了他的甜言蜜语,他说:“只有看到你的时候,我才有一个的冲动。所以你尽管放心吧。”很长一段内,我是相信他这句话的。而且他掩藏得真的很好,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照顾仍然是无微不至的。他让我觉得,除了我,他的心中再无别人。

  但纸里是包不住火的。他奶奶过生日那天,我们约好下午我下课后一起过去。下午的课被临时取消了,我赶回家,却发现他不在,打手机,关机。我到了车库,他的车也不在,保安说他七点钟就出去了。也就是说,我离开家十分钟后,他就走了。直觉告诉我,他在小孙那儿。

  我在产权证上查到了地址,打车直奔过去。我敲门,但里面没有反应。我知道他肯定在这儿,就在楼下大声喊他的名字。他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从楼上跑下来,让我有事儿回家说。

  我自然不肯。我说:“产权证上是你的名字,这就是我的房子。既然来了,我一定要看看。”

  他无奈地带我上楼。我一看,好嘛,这活脱脱就是我的旧家。我搬家时不要的电视、音响、桌子甚至鱼缸都在这儿。而这些东西,丈夫说已经卖给了工地的人。

  床上的被子没有叠,我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去,还是热的!而那个,只穿着睡衣。我没有看到这半天发生的一幕,但我可以想象。那解释说:“我觉得冷,所以一直躺着。”

  我再傻,也不会相信这句话。一个躺在床上接待一个男性客人,除了关系不正常,还能说明什么?我觉得争吵并没有意义,但也咽不下这口气。我打了辆车,把这个屋里曾经属于我的东西全都拉走了。我凭什么把东西留给这个破坏我家庭的人?

  丈夫跟回了家,我俩大吵了一架,他还是坚持说和小孙只是。吵过之后,我仍然跟他去给老人祝寿,并在寿宴上强装欢笑,当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样。我还爱着他,也珍惜我们的家庭,所以,我愿意为他做这些。

  我没有再跟他吵架,而是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相信他最终会珍惜我们用爱营造出的家庭。最后,小孙无力还那笔贷款,我们把房子卖掉,还清了贷款。和第一次一样,随着小孙去外地,事情又一次结束了。

  这次婚姻保卫战,以我的胜利告终,我又一次把他留在了身边。

  当丈夫又一次游走在不同的中间时,文娟感觉这一次情况要更为严重。即使到这时,文娟仍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因为曾经的是那么幸福。

  小孙走后没多久,丈夫单位岗位调整,他被调到一个小区负责物业。回家后,他经常把小区里的事儿讲给我听。听得最多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在后带着孩子和一个老头同居。这两人家里总出毛病,然后就来找物业。丈夫帮他们办完事儿之后,他们总给些烟、饮料之类的东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丈夫总穿一些我没有见过的新衣服。他对我说是商场的帮忙买的,便宜。我也没多想,只是嘱咐他别忘了给人家钱。渐渐地,丈夫开始不在家里吃早点,衣服也拿到单位洗,但我还是没往心里去。我觉得丈夫一定是看我工作太忙,用这种方式来心疼我。想到这些,我对他充满了感激。

  其实,很多事情在发生之前已经有了某种迹象,但丈夫用我对他的信任,遮掩住了一切。2005年的一天,我判卷完毕,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正当我要去卧室睡觉的时候,手机响了,短信。我们俩的手机一向是并排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我过去看了一眼,不是我的手机。平时我们从来没有看过对方的手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有些好奇。我拿着他的手机,心里直哆嗦,仿佛自己正在做什么亏心事一般。我打算放弃了,但不知道碰了哪个键,我打开了短信。这是一条令我失去理智的短信:宝贝华,没有你我难以入眠。希望你珍惜我们俩的幸福和。追求你的香,吻你。

  我不顾一切地冲进卧室把丈夫拎起来,让他看短信。我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惊慌,但没有。他揉揉眼睛,扫了一眼短信,无所谓地说:“神经病啊,这你也信?”

  “这上面有你的名字,我怎么能不怀疑?”我让丈夫回短信,看对方会怎么说。

  “无聊。”丈夫有些不耐烦,不知道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还是怪我大半夜打搅他的美梦。

  我坚持:“那我就无聊一次。”

  丈夫拗不过我,只好把我说的那些暧昧、挑逗的话语发过去。对方的回应越热烈,我感觉自己的心就越冰凉。我们纠缠到早上六点多,我只好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和委屈去上班。

  丈夫平时话不多,但他知道哪些话能打动我。过后他跟我解释,这个“香”是卖早点的。丈夫常在那儿吃早点,每次,她都给很多香菜,所以丈夫开玩笑叫她“香菜”。丈夫说:“论长相、气质还有别的条件,她一个卖早点的,还离过婚,带着儿子,哪点儿比得上你?”这倒是实话,我又一次相信了他。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儿让我不得不怀疑了。他开始频繁地在外面吃饭,而且夜不归宿。他说有个叫“陈姐”的总让他帮忙干些活儿,他就在那儿吃了。至于夜不归宿,他就说跟在一起,在工地上睡。我当然不会再相信这些话。我打电话给他,他总是不接,打得多了就关机。到后来,他一下班就关机。我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我会发个短信,嘱咐他早些回家,嘱咐他天冷了要加衣服。

  不过我时常会收到他千篇一律的短信:“不回家吃饭”,连个称呼都没有。我渐渐麻木了,以至于再收到他的短信时,根本就不会再打开看了。我渐渐意识到我的婚姻真的出现危机了,而这次,不太容易像前两次那样很快就烟消云散。这一次,乌云遮住了太阳,或许,我要永远在这黑夜之中。

  当我又一次发现他所谓的“垃圾短信”时,我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怒气冲冲地说:“这次你怎么解释?”我没给他骗我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打过去了。在电话中,那个对我说:“你不能给他幸福,还不让他在外面寻找幸福?”

  我不知道这个如何能做到理直气壮,我问她:“他说自己不幸福?”

  那很肯定地答复我说:“是!”

  丈夫抢过手机,挂断了。这次他没有再解释,默认了他和这个“陈姐”的关系。

  在婚姻的最后阶段,文娟面对的是丈夫的“家庭冷暴力”。最后,她不得不对丈夫说:“你这一年多给我的伤害,抵消了十几年对我的诸般好处。”

  丈夫不回家的频率更高了,即使回来,也多是半夜。那年的春节,他也只是勉强在家待到了初三。初四那天,他找了个借口出门,就没再回来。

  二月份的一天,我在同事家待到了十一点多才回去。现在,我很怕回到那个家,那里有我们太多的欢笑和甜蜜,这些和我现在的孤独和冷清形成的如此鲜明的对比,深深刺伤了我的心。

  回去看到家里的情形,我都傻了:他把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拿走了,包括他的学历证书、集邮册子、保险单、日常衣物,甚至把鱼缸里的鱼都捞走了。他发短信给我,说要在外面冷静几天。那天,我一夜没睡,如果他真的不回来,我怎么办呢?

  第二天一早,我去他单位求他回家,但他不肯。他说只是想冷静一段,想明白了自然会回家。他送我下楼的时候,向开电梯的小姐介绍说我是他。那小姐嫣然一笑,说:“你们多般配啊!”往常我也听惯了这样的话,但今天听来,却像刀子扎在我的心口上,丈夫为什么要离开我?他为什么要拆散这个家?他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在他离开家的那段,有知情者告诉我,其实所谓的“香菜”“陈姐”和住在他们小区的那个本来就是一个人!丈夫不仅在外面做对不起我的事儿,他还骗我!

  即使是这样,我也幻想着仍然能够回到以前的。我托丈夫的们劝他,也通过他的家人表达着我的意愿。清明节那天,我对着他母亲的墓碑说:“我真的很爱他,希望能够照顾他,让他好好下去。您放心,我会好好待他。”

  听了我的话,他也哭了。那天,我们说了很多令人感动的话,他也在母亲坟前立誓,说会好好和我过日子。

  果然,两天之后他就搬回来了。不过,他还是天天去那个家里吃饭,半夜才回家。不论我说什么,他都漠不,甚至都懒得跟我吵架。我都要被这种逼疯了。我质问他:“你为什么要对我实施家庭冷暴力?”

  这次,他没有以沉默来应对,而是说:“我不爱你了,咱们吧!”

  我不是没动过的念头,但是有劝我说,后他能够比较容易地组成一个新家庭,但是我,一个四十多岁的,不容易再找到合适的人。而且,从我本身来讲,让我再去接受一个人,太难了。我拒绝了他,想第三次保卫我们的婚姻。

  但他铁了心,说如果我不同意就起诉我,并且又开始夜不归宿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在绝望中,我发了条短信给他:“如果你今天晚上不回家,我就不活了。”一夜的等待,一夜的失望。转天早晨他回来后,我问他:“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在乎吗?”

  他绝情地说:“我不在乎。”

  听他的语气我就知道,他是彻底不爱我了。强扭的瓜不甜,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死皮赖脸地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这一次,我恐怕再也无力保卫我们的婚姻了。

  办完手续的那天,我们一起吃中午饭。他说:“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只要一个电话,我准会到。”

  我说:“我也是。”

  那天,我们都哭得死去活来。

  我终于没能守住自己的幸福。从此,我就是一个人了。

  闻心语

  刚的那段,文娟总觉得自己在梦中一般,梦醒来,前夫就会重新出现。她不愿意回家,她说家里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会把手机放在家里,独自在街上行走,她说只要拿着手机就想给人打电话,但是,她又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别人。

  文娟至今都不确定前夫哪些话才是真的。在的前夜,前夫给她发了条短信。里面有句话:“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要相信那张破嘴。”说到这些,文娟唯有苦笑。

  一年365天,她天天会梦到前夫。她怎么也想不通,前夫怎么会和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在一起。她承认自己还爱着前夫,但她又坚决地说,他们之间没有破镜重圆的可能性。

  现在前夫和“陈姐”在一起,负担很重。文娟说在必要的时候,自己会帮他,毕竟,前夫曾经对她那么好。她更希望自己能彻底放下这段情,开始新的。 

  • 上一篇:生孩子一年没上班 公婆要我赔钱
  • 下一篇:网上晒隐私害老公被炒鱿鱼
  •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分享!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